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大明屠魔錄 > 第197章 桃花之約
    “風緊,扯呼!”

    這個警告一出,這些人便如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瞬間便消失不見。

    張萊黑著臉站在陸離旁邊,為他護法;

    “錢寧,你怎么做的?至少給我抓一個過來啊!”

    錢寧苦著臉道:“好幾位宗師,就我這小身板,給人塞牙齒縫都不夠!不過,我保證,他們走不了!”

    “嘿嘿,是走不了!”歸無寐顫巍巍地走了幾步,突然,飛速游走,眨眼間便出現在百米開外,再次身形閃動,已經轉了回來;不過,手中已經提著一個小販打扮的中年人。

    “這廝就交給你們了,小心點!別讓他給逃了,練氣抱丹的宗師高手,估計你們幾個娃娃要費一番功夫啊!”歸無寐臉色不變,心不跳。

    錢寧大喜,上去狠狠地一腳踢在那名小販的肚子上:“敢刺殺小侯爺,看我回頭怎么炮制你!”

    朱厚熜的手臂被也盯著那小販,痛罵道:“在我們饞嘴幫的地頭上犯事,該死!”

    只有張萊依然記得要感謝歸無寐,抱拳道:“張萊謝過前輩了!”

    歸無寐瞇著眼睛,淡道:“小侯爺,這就算老朽給你的見面禮了!”

    為了驅毒,陸離終于再次調動體內的神火,反復焚燒金線蛇毒;有用玄冥神水沖壓體內的經脈骨肉,驅除掉體內雜質。過了片刻,終于將體內的毒素統統煉化,暗道一聲僥幸:“本以為自己已然煉到了無垢無漏的境界,再也不怕任何劇毒;看來,這世上還是存在許多奇異,萬萬不可掉以輕心。”

    剛才那一戰,雖然只是剎那之間的事情,但是內中之兇險,遠比一般的肉搏廝殺還要來的厲害!

    不過,他因此也對張萊的身份更多了一層懷疑。

    “今日的殺手,明顯都是訓練有素;呼嘯而來,揚長而去,不該留下這么明顯的破綻啊!”

    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早有縣里的衙役趕來現場;張萊、朱厚熜等人哪里愿意跟知縣、衙役在這兒糾纏,交待了一句,便拉著陸離匆匆而去。

    邵半城剛剛大病初愈,現在又吃了這一嚇,也感覺身體吃不消;邵逸航趕緊張羅著回家不遲。

    半個時辰之后,整個分宜縣城便布滿了縣衙的捕快、衙役,另外有衛所官兵往來巡邏;甚至谷大用、劉瑾等人帶領的錦衣衛也遍地撒網,四處搜捕人犯。

    。。。。。。

    在袁河上的某一個畫舫上,那名員外打扮的人正恭恭敬敬地跪在甲板上,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老祖宗,任務失敗了!老五被抓,老七被砍斷了一臂!”

    畫舫內半晌沒有聲音傳出來,員外的頭垂得更低了,不敢亂動分毫。

    終于,里面有一個稚嫩的聲音響起:“誰告訴你任務失敗了?”

    員外大驚失色:“老祖宗,您的聲音?”

    “我終于達到了極陰化陽、天人化生的境界,區區聲音的變化,只是小事情。今天你們做的很好,我很滿意!”

    “可是老祖宗,我們沒有殺了那朱厚照!”

    “哼哼,堂堂大明太子,最有潛力的宗室子弟,若是真的被你們殺了,豈不是天下大亂!現在,恐怕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經注意到那位寧王世子身上了吧!接下來,你們馬上退出分宜城,到袁州府去等我!”

    那名員外回了句“是”,腳下卻不動分毫:“可是老五他們?”

    “滾!”里面的人沒有什么動作,突然罡風大作,員外的胸口如遭雷擊,慘叫著飛出了十多米外,跌落了水中。

    “哼,若是沒有一點兒犧牲,東廠的人怎么找得到刺客的線索!”

    。。。。。。

    國子監交流團到達分宜縣不過幾日,就已經出了幾次大事,遇到數次險情。

    國子監祭酒嚴嵩和分宜書院的陳清源山長商量了一番,立刻決定提前結束書院的休沐日,第二天就開學。并且要求近期所有的國子監交流生從今晚開始,必須住在書院的內舍之中。

    消息一出,張萊和謝丕等人都慘呼出聲;他們兩人之前在倚紅樓約斗,驚動了整個分宜城,如今晚上就必須住進書院,約好的賭斗便成為了一場笑話。

    陸離把朱厚熜送進了書院,陪著他安排好住宿,便來到了唐寅的屋舍之中。

    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來看唐師,沒想到卻被一只鳥給攔在了外面。

    雷鳥王這段時間一直在書院里陪著唐寅沒有外出,又不讓去離家鋪子蹭吃蹭喝,整個都淡成了鳥。

    他見到陸離,自然滿心歡喜:“小主公,你總算是來了!不知道有沒有給我帶點什么吃的?”

    陸離心中一轉,苦著臉道:“我店里最近沒有什么新的菜式,怕給你帶了,會污了你的口。”

    雷鳥王怒道:“小主公,枉我以為你是一位有情有義的真漢子,就這樣對待你的鳥么?”

    “老雷,吃的沒有帶,不過,等我見過唐師之后,倒是可以帶你去個地方!那里是富庶之地,各種美味佳肴享用不盡!”

    雷鳥王是何等高手,從陸離的血液流動的聲音就已經聽出來陸離的誆騙之語。不過,他也樂得趁機和陸離溜出去,自然也不會說破。

    所以說:你永遠也無法喚醒一個裝醉之人!

    陸離和雷鳥王打過招呼,就進了唐寅的院子。

    唐寅正在揮毫潑墨,陸離見了,不敢打擾,只是肅立在旁等候。

    “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賣酒錢......”

    唐寅一副桃花庵歌寫完,忽然擲筆嘆道:“子歸來的正好,你看我這幅字,為何還是這個地方,同樣喝了酒,一樣是春回大地,桃花盛開,我這字卻似沒有了之前的神韻!”

    陸離看了看這副字,突然笑道:“之前聽說老師與歐陽小姐有桃花之約,莫非今日便是以此提醒弟子代勞?”

    唐寅哈哈大笑,隨手拿起桌上的一個葫蘆,喝了一大口,再隨手丟給陸離:“這是我去年釀制的桃花釀,你且嘗一嘗!”

    陸離小抿了一口,然后把整個葫蘆收入了饕餮袋之中。

    “徒兒謝過老師!明日徒兒就動身前往沙溪村,還請老師代我向關夫子請假!”

    “臭小子!就知道貪我的酒喝!”唐寅笑罵道:“記住嘍!要是事情沒有辦好,我打斷你的腿!”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