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仙途劍君 > 第二十八章 法器
    法器!

    出自定安侯易鈞口中的這兩個字,聲音不大,卻傳遍了整個戰場。

    整齊劃一的眼神向此地看了過來,落在獨眼彪悍,眉宇間縈繞野狼般殘忍的血狼王身上。

    不,確切來說,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血狼王掌中那一支以狼牙制成,縈繞血色的護手狼牙棒上。

    驚駭,恐懼,悚然,向往,貪婪等等,不同的感情自目中透出。

    一時,原本混亂不堪,殺聲四起,殘肢斷骸飛舞的戰場,竟有那么一剎那,萬籟俱寂。

    法器?

    一種超越了凡俗之人眼中,吹毛斷發、切金斷玉的神兵利器,更在其上的概念。

    易鈞掌中的這柄盤蛇寶劍,也是罕見的神兵,要是拿出去賣,少說也值百萬兩銀子,但隨便一件法器,都有凌駕于神兵利器之上的威力。

    與法器相比,易鈞的盤蛇寶劍之流,馬上成了不值一哂的破銅爛鐵。

    “呵呵呵呵。”血狼王獨眼圓瞪,猙獰面容上泛起得意,一陣大笑。

    狼嚎般難聽的笑聲,回蕩在夜空下,與無處不在的凄厲秋風交匯,令人如墜冰窖,渾身發冷。

    “不錯,這的確是一件法器!”笑了半晌,血狼王止住笑聲,獨眼中射出兇狠,落在定安侯易鈞的身上,“今日,能死在老子的狼牙棒之下,你足以瞑目了!”

    轟!

    話音未落,血狼王的狼牙棒泰山壓頂般落下,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棒,勾動了這片戰場上,無處不在的兇煞之氣。

    嗷嗚!

    絲絲縷縷的血氣,受到狼牙棒的牽引,恍如一條條絲線,而狼牙棒則是一枚在織布機上穿梭的飛梭,將這些絲線串聯起來。血紅絲線,以奇快無比的速度,交織空中,化作一枚血色狼頭。

    狼口張開,一枚枚狼牙仿若匕首,血盆大口中更傳出腥臭氣味兒,意圖將易鈞一口吞下。

    嘶!

    易鈞只是呼吸到一絲外泄的血氣,這位一生大半時光都在戰場上度過的大將,就抑制不住的手足冰涼。

    死亡!

    易鈞曾無數次游走于死亡的邊緣,但沒有任何一次,比這一次距離死亡更近。

    甚至,他劍眸蒙蒙中,更看到一對身穿黑白服飾,手持鐵鏈,勾魂令的身影。

    索命黑白無常!

    血狼王以手中法器——護手狼牙棒,加上自己一只腳已邁入煉氣化神之境的高深修為,意圖一舉克敵制勝。

    可怖狼頭,于燃起的戰火映照下,距離易鈞越來越近,即將把他吞噬入腹。

    生死關頭,易鈞上下牙床咬動,狠狠一口咬在自己的舌頭上,自舌頭傳來的劇烈疼痛,將被血狼頭迷惑的易鈞意識,再次喚醒。

    “惡賊,死來!”

    一聲暴喝,出自定安侯易鈞之口,縱然盤蛇寶劍已遭受重創,可易鈞還是毫不留情的刺出自己的寶劍。

    盤蛇寶劍于虛空劃過,七煞劍法之威力,被易鈞催生到了極致。搖搖欲墜的劍鋒上,縈繞不成功便成仁的決然。

    嗷!

    盤蛇寶劍劍身上纏繞的那一條血紅小蛇受到劍主刺激,仿佛真的活了過來。

    面對功力、兵器上的差距,易鈞竟不閃不避,全力施為,以盤蛇寶劍攻擊那一顆血狼頭。

    盤蛇寶劍在自己主人的操縱下,正中狼頭大張那如簸箕般大小的狼嘴。

    轟隆!

    血狼頭積蓄的兇煞之氣被引爆。

    整個狼頭,仿若活物般,先是不斷膨脹,將易鈞的盤蛇寶劍吞噬。旋即,狼頭的猙獰面目上,浮現痛苦之色。

    實在令人不敢相信,虛幻之物,也會出現這等表現。

    最終,狼頭轟然爆裂,撼動血月峽。

    眾人腳下的大地,陡然顫動起來,兩側的山壁上,更不斷有一顆顆破碎的石頭滾落下來。

    無數血紅色的氣體,若群蛇亂舞,向四面八方射去,雙方士卒躲閃不及,登時死傷無數。

    “啊!”

    “救命呀!”

    “快躲開。”

    …………

    凄厲慘叫此起彼伏,由戰場兇煞之氣所化的血色氣體,混雜了戰場最強兩大高手定安侯易鈞與血狼王的功力后,變成無堅不摧的血芒。

    血芒所及之處,摧毀山岳,即便野狼盜的盜匪身上的鐵甲符之功效,尚未消散,仍未能幸免。

    鐵甲符形成的護罩,在這更強威力下,就像一層脆弱的薄膜,被輕松穿過。

    百余名野狼盜盜匪,就這么稀里糊涂的死在自家老大手上。

    有鐵甲符護身的野狼盜群盜尚且如此,更不用說,沒有鐵甲符護身的泉國兵馬了。

    縱使廝殺半晌,可依托地利,加上人多勢眾,易鈞帶來的兵馬,仍然擁有絕對的數量優勢。

    故此,在這等無差別攻勢下,泉國將士所承受的波及也更慘,四五百名士卒躲閃不及,盡皆慘死。

    偌大的戰場,千余野狼盜,兩三千泉國兵馬的混戰,在雙方的首領開戰后,仿佛成了不值一提的點綴。

    真正能決定此戰勝負的,還是易鈞與血狼王之間的勝負!

    “殺啊!”

    “弟兄們,沖。”

    “殺光這群狼崽子。”

    “大王威武,弟兄們,上啊!”

    ………………

    易鈞與血狼王制造出的凝滯并未持續太久,待地面穩定。

    雙方人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如夢初醒,再次舞動手中兵器,向對方殺去。

    在這片戰場最中央處,血狼王與易鈞身周三丈之內,已經沒人敢靠近了。

    無論敵我,都選擇置身事外,任憑他們自行較量。

    以二人四只腳落下的方位為中心,方圓十丈內,地面堅固的巖石、乃至夯實的大地,揚起無盡塵土。

    倒卷而起的灰塵,揚起十丈之高后,又向地面落下,真是好大一場土雨。

    紛紛揚揚的土雨中,兩道身影周遭,撐起護體功力,如一面無形的護罩,將所有的塵土隔離開來。

    噗嗤!

    數十息后,戰場的殺伐越發激烈,所有人都殺紅了眼,只要看到不認識的人,就揚起兵器,殺了過去。

    恰時,血狼王與易鈞交手的結果也分出來了。鮮血噴灑聲傳出,盡管戰場上殺聲不斷,仍被所有人聽到。許多還勉強維持幾分清醒之輩,眼角余光下意識的向此地看過去。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