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奶爸的滅世系統 > 041 坐地起價
    “老板,我們怎么會用隔夜的食材?”

    服務員有些委屈道:“咱家的生意那么好,哪有隔夜的東西剩下。這些蘑菇都是今早上買的,進貨單和包裝袋都在廚房內。”

    為了證明自己沒說謊,他從后廚拿出了兩個包裝袋,“老板你看,包裝袋都在這。”

    “這兩包裝袋怎么不一樣?”

    正在尋找原因的岳老板,看到包裝袋時立刻就火冒三丈,“狗日的張盛紅!換了老子的貨,居然也不提前說一聲,我艸他家先人!”

    “第一盤干炸蘑菇,你是不是給我遞的新牌子蘑菇?”

    剛剛罵完,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可能錯怪服務員了——第一盤干炸蘑菇的味道,分明跟過去沒有區別。

    這顯然是來自以往供貨穩定的那家。

    有區別的是第二盤,味道比第一盤滋味更足,更加好吃。

    “采蘑菇的乖丫頭?”鄭兵拿過新包裝的袋子,他若有所思的皺起眉頭道,“稀奇古怪的名字,這家伙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不過這家種蘑菇的本事挺足,種出來的蘑菇滋味不一般。”

    岳老板心念一動,他拿出手機開始撥號:“不行,我得跟張盛紅說一聲,以后只要這家的蘑菇,其他雜牌少往我這里送。”

    “喂,老張啊,吃飯沒?”

    “我問你一件事,你今天是不是讓人給我送了一批采蘑菇的乖丫頭牌的蘑菇?”

    “沒,沒,沒問題,我就是通知你一聲,以后再送蘑菇,我就認準他家的。以前那些雜牌子,就別往我這送了——好啦,就這樣,我還要招呼客人。”

    電話另一頭的張老板有些莫名其妙。

    聯想到今早收貨時的談話,鐘衍極力夸贊自己的蘑菇味道出眾。

    他頓時好像猜到了什么,于是趕緊道:“岳哥你別掛電話,我的話還沒說完呢。”

    “今天我的伙計送錯了貨,在這先跟您說聲對不起,我已經狠狠處罰了他。”

    “沒事,沒事。”岳老板很大度的表示理解。

    “岳哥您有所不知,”張老板唉聲嘆氣道,“乖丫頭蘑菇是一個大學生搞起來的。人家上大學的時候就喜歡這個專業。那小子是個愣頭青,硬是要搞什么綠色無公害平菇。”

    “年輕人的出發點是好的,可這種蘑菇的成本,那是噌噌往上漲。不賣到六塊五,我連油錢都賺不回。”

    “今天送貨的伙計不懂事,把他家綠色無公害的蘑菇,當成了一般蘑菇往外送。我跟你是多年的合作伙伴,也不好意思找您補差價。芝麻大點的事情,過去了就過去了。”

    “可如果您讓我往后天天按這個價格給您送貨,我家就是有座金山也貼不起啊。”

    “啥?這種蘑菇要六塊五一斤?”另一邊的岳老板聽見報價,心疼的吸了口涼氣——比普通平菇整整貴了兩塊五。

    進貨價格太高,他原本還打算用新品做個大眾推廣,現在看來只能走特色精品路線了。

    “行了,以后他家蘑菇每天給我先送十斤,如果市場反響不錯,今后再另外加單。可有一點我告訴你,咱們是合作多年的老伙計了,我要蘑菇的時候你別坐地起價說沒有啊!”

    掛斷岳老板的電話,張老板手機再度響起——另一個合作伙伴的電話,同樣是做夜宵生意的老板,也是指名要乖丫頭家的蘑菇。

    為了同樣事情,好些個客戶都打電話過來。

    張老板心思再遲鈍,此刻也咂摸出幾分滋味來,鐘衍這小子是個后起之秀,他怕是要發啊!

    ---

    “多蘿西和稻草人走在荒涼的原野上,一陣風吹過——”

    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打斷了鐘衍給女兒講的故事。

    他不得不合上書,拿起電話放在耳邊:“喂,張老板,你有什么事嗎?”

    “鐘老板,老張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把你的蘑菇都推銷出去了。目前看起來,好像還行,沒有出現食物中毒的反饋。”

    張老板的聲音從聽筒內傳來,“對了,你的下一批蘑菇什么時候可以收獲?”

    鐘衍隨口道:“下一批應該是明天吧,數量跟上次差不多。張老板要是有興趣,明天準時上門就行,沒必要提前打電話預約。”

    “其實我看你現在做事也挺不容易,我當年也是這么過來的。”

    張老板語氣中滿是感同身受,他冷不丁的突然提議道:“要不你跟我簽訂一個購銷合同怎么樣?以后你種出的蘑菇,都由我來代銷。等到銷路穩定以后,我把價格提到兩塊一斤,也不是不能商量。”

    簽訂購銷合同?

    鐘衍立刻品味出了一絲陰謀的氣息:能一口吃下四百多斤的蘑菇,張盛紅的實力不算小。就算我這產量再暴漲兩倍,相信他都能吃下來。

    反正他都能吃得下,而且小門小戶的蘑菇收購向來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從來沒有拖欠一說。

    既然如此,訂不訂合同有什么關系?

    難道還有誰會跟他搶不成?

    應該錯不了!

    鐘衍露出若有所思的微笑,張盛紅現在是害怕有人跟他搶。

    要論對蘑菇的認知研究,鐘衍自問無人能及,因此張盛紅的意圖也只有這一種可能。

    “我對簽合同沒有什么意見,”鐘衍略帶為難的回答到,“只是我種的蘑菇最多還有六七批、伺候好了也就半個月的量。種完這些,我就打算不種平菇了。”

    鐘衍不種平菇了?

    張盛紅仿佛聽見了晴天霹靂,他連忙追問到:“好好的干嘛要放棄?你不種平菇還能做什么?”

    “種平菇不賺錢啊。”

    鐘衍唉聲嘆氣的大倒苦水,“我剛才算了一下收入,辛辛苦苦幾個月,最后每包菌種只賺到一塊錢,人卻累得傻瓜一樣。”

    “上次我不是去了一趟農技站嗎?那時我就決定引種改種高附加值經濟作物,比如猴頭菇、茶樹菇、竹蓀、白菇、靈芝、蜜環菌、蟲草花——什么貴重種什么。”

    “東凰江藥廠的采購跟我聯系過,他對我的藥用菌種植資質非常認可,大力支持我轉行。”

    聽上去鐘衍馬上就會有個光明的未來,可是張盛紅怎么都高興不起來:我又沒有銷售藥用菌的渠道,你將來種這些東西跟我有半毛錢關系?

    剛剛才答應了那么多合作伙伴的供貨要求,結果鐘衍這里說停就停,玩笑簡直開得太大了。

    “鐘老板,種靈芝也不耽誤你種平菇。我費盡口舌幫你把銷路鋪開,你突然就打退堂鼓是什么意思?”

    張老板耐心勸誡道:“大家都是一塊八一斤往外賣,我也沒見到其他種植戶活不下去啊。”

    可鐘衍幾乎是咆哮起來:“那是他們沒有女兒要養!我現在連丫頭上幼兒園的學費都出不起,她一個月就要1500的入園費。這些錢,我得種多少包平菇才賺得回?沒有四塊一斤的售價,這平菇不種也罷。”

    四塊一斤的平菇?

    我剛給別人報價六塊五,你這就跟我漲到四塊?

    張盛紅突然有種吐血的沖動:雖然四塊還是有錢賺,但是利潤大頭都被鐘衍吃掉了。

    說不要吧,已經答應的下家沒法推掉。

    被人懷疑供貨渠道出問題的二道販子,就沒有幾個能長久做下去的。

    再說乖丫頭蘑菇的包裝袋上,又不是沒有印鐘衍的電話號碼。

    張盛紅不送貨,難道人家不知道直接打電話找鐘衍拿貨?

    那樣還沒有中間商賺差價呢!

    真以為東凰市就你一個蘑菇販子?

    到頭來,鐘衍只要換個合作伙伴,甚至不要合作伙伴,自己送貨上門都能毫無壓力的往外賣。

    好蘑菇的銷路,總是不愁的。

    何況還是張盛紅用自己的渠道,替他把銷路打開的。

    現在有這么多人指名要乖丫頭蘑菇,如果張盛紅提供不了,他們就會找可以提供的渠道商進貨。

    一來二去,失去下家歡心的張盛紅,就得面臨被競爭對手徹底奪走客戶的危機——既然高檔貨都不從你這買,低檔的多半也不買了。

    想通前因后果,張老板忍不住暗罵了一句:媽的,原以為鐘衍是個書呆子,沒曾想居然是個道行高深的小狐貍。

    “四塊一斤的價格,不管哪個人來收貨,最終也要賣到六塊五才能賺,我靈機一動給下家的報價不算離譜。”

    張老板在心中合計了一陣,只得忍痛同意道:“鐘老板,聽我說,你先別急著改行。”

    “從明天起,我就按你說的價格收蘑菇。但是有一條,咱們都是老交情了,你有貨記得先賣給我,我吃不下的才能往別處送。”

    “沒問題,我就這點東西。只要養得起女兒,就絕對不會改行。只要你愿意收,賣給你還嫌不夠,哪有給別人的份?”鐘衍滿口答應著。

    新鮮蘑菇歷來都是在產地附近消化。

    杜雨菱家的食用菌,就專供臨凰鎮和附近村的農家樂,從不把手往東凰市里伸。

    張老板四塊一斤收回去,少不得用六塊一斤往外賣。

    六塊一斤,是本市居民能接受的最高價。

    除非鐘衍能把蘑菇賣到帝都魔都去,否則叫得更高只會失去市場,實際上毫無意義。

    最可怕的是,運費也會吃掉漲價帶來的大部分收益,最終得不償失。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