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妻一枚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噬魂血降
正在我們說話的時候,天空之上的帷幕內,在小鎮鎮尾的位置,原來梁老等人開辟結界門的地方,出現一只血糊糊的小鬼。

    盡然是一只降頭鬼娃,正在用那邪惡的血氣化解七陰絕門陣的能量。

    那七陰絕門陣盡然出現了一絲薄弱之像,不知是誰從外面加了一把法術之力,轟然一聲巨響,打開了一個豁口,一名半百男子從豁口進入,法陣緩慢合攏,再度封閉了起來。

    “他怎么進來了?”姚老驚呼一聲。

    我們所有人幾乎同時發現了降頭小鬼和這個人,梁老接著說道:“果然,羅正明真的會了降頭術,這只小鬼是降頭術中的血鬼,很厲害。”

    “羅正明會的降頭術不是一般的降頭術,好像是甸國降頭大師的真傳,噬魂血降,大家都要小心了,遇到那只小鬼,千萬不要被他的血氣沾染身體。”

    這話他說的很是凝重,我不解的問道:“梁老,噬魂血降厲害嗎?”

    “厲害嗎?你這不是廢話!”

    梁老繼續道:“噬魂血降是一種以血為媒介的降頭之術,一旦中了這種降頭術的人,不但渾身血氣會干枯,就連靈魂都能在不知不覺中被攝走,你說厲害嗎?”

    “這種降頭術很難防范,除非你不是血肉之軀,不過他也有弊端,那就是反噬主人,主人也不能被血氣沾染,不然無差別被波及。”

    “既然這樣,為什么還有人要用?這不是時時刻刻都要防備著自己反噬嗎?”彭乾問道。

    “施降的人自然知道化解之法,你們四個,除了紀航,及他人原地不動,等羅正明進來,希望他能遇到九幽殘識。”

    “為什么?”吳冰好奇的問道。

    “笨蛋,等他遇到九幽殘識,那小鬼噬魂飲血,自然不會放過這么強大的殘識魂念,一定會想辦法吞食。”

    “到時候他們會打起來,打起來的九幽殘識不是血降小鬼能對付的,他一定會回去主人身邊,到時候大家注意羅正明是如何化解血降之法的,以防萬一啊嘛。”

    這話一出,他們三個都么沒有回音了,而我想要說什么,卻是沒機會了,因為那個人出現在我的身后,悄無聲息的到來,招呼也沒有打,上來就出手,完全沒有提醒或者什么的。

    “喂,你在干嘛?瘋了嗎?”我明明知道這個人的問題,卻是假裝不知道,大聲的呵斥。

    “嘿嘿,全陰命格,千年道心,我喜歡,把你的身體給我,我就告訴你我想干嘛!”此人嘿嘿一笑,盡然如此說道。

    “我去,要不要這么直接?我都要裝一下,你怎么的也要騙一下我啊!”他的話讓我一陣郁悶。

    好久了都沒人提起我的命格了,也沒人再打我的注意,我自己都快要忘記了,這家伙今天不說,我還真不記得自己是這些妖魔鬼怪最喜歡的容器了呢。

    “呵呵,小哥倒是是夠幽默的,怎么樣?我沒有拐彎抹角,你是不是也得表示一下?”此人陰笑著看我,他的眼中居全是漆黑的霧氣,咋一看之下,還是挺嚇人的。

    “哼,一縷殘識而已,收拾你簡直不要太輕松,需要表示嗎?”我冷哼一聲道。

    隨后手掌劃過衣角,掌心就多出一把黃符,挑了幾張,其余的全部放回去,手拿黃符的話我露出滿臉的壞笑,抬眼看去,淡然的道:

    “我之前就研究出幾張已經失傳了的五雷霹靂符,一直沒有大妖給我試手,今天就拿你來驗驗貨。”

    這話一出,此人明顯后腿退了好幾布步,眼中出現了忌憚之色,看他的樣子,顯然是知道我說的這道靈符威力的,不然也不會如此,露出這般神色了。

    其實這五雷霹靂符并非我研制出來,而是在奇門天寶錄里面學來的,這種道門神符已經失傳已久,似乎千年前我就聽說過了,但卻沒有見過。

    比如神火符,遁地符,穿山符,御水符等等,都不是這個時代的人該會的,但我卻有幸看到,甚至還能學習,只是不知道威力如何。

    “不可能,五雷霹靂符人間已經失傳了,你怎么可能會?一定你是你虛張聲勢騙我的。”

    “呵呵,是不是我騙你的試試看不就知道了嗎?”

    “五雷霹靂符……”

    我的話他不信,我也沒想過讓他信,揮手打出三張五雷霹靂符,在他左右兩側和頭頂炸開。

    “轟隆隆……咔嚓!”

    一聲巨響,五雷霹靂符炸裂,其中有著絲絲縷縷的電流,直接從空中落下,對著這個嗯人。

    此人正是吳冰之前說的王小虎。

    王小虎一聲驚呼,閃身而去,卻沒有完全避開我的五雷霹靂符。

    只見閃電落下,從他的身側覆蓋半身,一到道焦臭味傳來,在看他時,盡然渾身顫抖,手腳抽搐倒在地上。

    那模樣簡直就像真的被雷擊了一般,頭發根根倒豎,模樣很是滑稽。

    “威力還是不夠,看來我得多加練習,”見到這一幕我如此說到道。

    其實我自己是知道這個結果的,就是想要試試罷了,如果威力夠的話,我還真的不敢使用,畢竟此人并沒有死,只是被九幽殘識控制罷了。

    雷符威力消失,這個人在地上緩了緩,就恢復了過來,除了肌膚變黑之外,就是右手臂受了輕微的灼傷,其它的還好。

    “呵呵,可惜,真是可惜了,要是你的五雷霹靂符威力在強一些,我想現在應該已經被你打出來了,真是可惜得很啊。”

    九幽殘識控制著這個人緩慢起身,他的身體周圍都是烏黑的濃煙,一股極致陰邪的氣息彌漫而出,讓人內心生寒。

    “不愧是九幽魔女的殘識,你的確強大,我也沒有想過用幾張威力不夠的靈符收拾你,只不過是想讓你幫我試試威力。”

    “你倒也挺配合的,雖然威力不如人意,但還是謝謝了!”

    我的話音落下,他那漆黑的面孔頓時扭曲了起來,眼珠透著極致的黑看著我。

    “敢用我做實驗你的符咒,小子,你惹怒我了,”此人咬牙道。

    聞言我認真了起來,防止他突然暴起殺來,畢竟這東西現在是沒人性的。

    果不其然,只見他五指成長爪,猛然襲來,速度快到其身后拉出一串殘影。

    還好我的神眼是開啟的,捕捉到了他的移動軌跡,身軀猛然往一旁閃躲,正好與他插肩交匯。

    我的動作也不是蓋的,迅速掌心畫符,一掌打在他的后腦。

    “戛啊……”

    一聲慘叫傳出,此人前額頓時出現一個黑色的人頭虛影,盡然有五官。

    “小子,當心了,你遇到的這個是殘識化形,然后附體的,并不好對付,”梁老的聲音從神符內傳來。

    而我也意識到了嚴峻,不敢馬虎大意。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