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妻一枚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殘識控人
從梁老那邊離開,我們三個就分開了行動。

    梁老給我的黃符有兩道,他雖然什么也沒說,但我知道其中一道是給梁友強的。

    這對父子似乎不說話,找到梁友強之后我問道:“你是怎么回事?他不是你爸嗎?怎么招呼也不打一個?”

    梁友強接過我遞給他的黃符,拿在手中輕輕撫摸了一下,語氣充滿無奈和懊悔之意說道:“還記得我給你說我姐姐的事嗎?”

    我微微點頭,沒有搭話,而是等著他繼續。

    “這么多年了,我和我爸從來都沒有說過一句話,除非逼不得已,不然他不理我,我也沒臉和他說什么。”

    “今年我四十六歲,我大姐在我十二歲的時候為了救我而死,我和他在這三十四年的時間里,說過的話不足百句,他不愿理我,而我沒臉和他講話,一直這樣過了這許多年!”

    “以后我們可能還有機會合作,到時候你不要覺得奇怪就好!”

    梁友強說這話的時候,我也點了點頭,雖然內心不認可他們父子之間這種相處方式,但也沒有說什么。

    最后客套幾句我們便準備分開行動,一人一個方向,想要見到成效,也只有如此了。

    正在此刻,虛空之上,那灰蒙蒙的霧氣內,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遮天帷幕,里面倒影出洛陽鎮的模樣,盡然是縮小版的,就連我們這的人也都投放了進去。

    隊員們如今就像縮小版的人類,在那投影內走動,我自己的位置也能看到。

    這一幕好神奇,簡直就和電影一樣,只不過這個是真實的。

    從虛空帷幕上我看到了離去彭乾和吳冰兩人。

    剛才的孫福被吳冰化解了他身上的九幽殘識。

    這一幕讓我有些微微的驚訝,我沒想到吳冰不單是眼睛特殊,他的本事一樣也不小,反而比彭乾還要厲害一些。

    我微笑著點頭,心想:“有這么兩個厲害的助手,以后做什么事情,都會方便許多。”

    抬起腳步對著一個方向走去,這個方向也是沒人去的地方,而我沒有發現,彭乾在我的右邊,吳冰在后方,梁友強在左面的方向,我的這個位置盡然是姑娘山的方向。

    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在這個時候生出了一絲的不愿意,很是抗拒姑娘山。

    內心莫名其妙有些煩躁了起來,但是已經沒辦法和他們調換了,哪怕是梁友強,都已經走遠。

    無奈之下我只好繼續前行,一路上都是小心翼翼,我不是怕,而是認真,周圍的民房每一間每一個地方我都認認真真的去尋找。

    全鎮只有十四道九幽殘識,吳冰哪里收了一道,之前的李國和他同伴釋放出兩道,被我的鎮魂碑吸食。

    我和梁友強之前遇到兩個化為人形的九幽殘識,其中一道毀滅,有一道逃走,路上看見被我的法術燒毀一道比較弱的。

    也就是說十四道殘識,少了五道,現在還剩下九道。

    小鎮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尋找九道漆黑的殘識也不容易,難度很大。

    不過我也沒有因此而疏忽大意,反而更加的認真尋找。

    第一天的時候一無所獲,只是梁友強收了一道。

    第二天梁老發出現消息說在王家老宅的哪里,有一個隊員身上有一道。

    他問我們誰距離哪里最近,先去解決。

    我看了一下虛空之上的帷幕,盡然是吳冰最近,而她已經答應馬上前去。

    這個時候我發現梁老給的黃符很是奇特,我們四個人盡然相互都能聽到對方說話的聲音。

    有點是像是高科技的產品,對講機一類的東西。

    “紀航,小心,你身后有東西跟著!”

    梁友強出聲提醒一句,我聽到這話沒有回頭,而是看向上面的帷幕,盡然真的看到一個人遠遠的跟著我。

    “這個人誰認識?”我問道。

    “他是四小隊的隊長王小虎,你小心了,梁老的話要記住,千萬不要客氣,我也看不出來這個人的問題,”吳冰回應。

    “嗯,我知道了!”

    于是我看了一眼肩膀的位置,輕輕說道:“宛如,你現在想出來不?”

    “不想!反正你不信我,出來做什么?”宛如的聲音空靈縹緲的傳來,很是好聽。

    這話讓我一愣,想起了之前素小娥的事情,于是笑著道:“你吃醋了啊?我對她沒什么意思的。”

    “哼,我懶得和你解釋,那個素小娥不正常,我說了你又不聽,我才不會吃醋呢,這輩子要吃醋也是勝男,與我無關,要是下輩子你敢這樣,我對你不客氣。”

    宛如咬著牙道。

    “嘿嘿,那不就行了,你放心,我不會對她有什么心思的,”我笑著回應。

    “與我無關,我只是怕某人鬼迷心竅,看不清楚事實罷了,不過紀航,素小娥的問題我看不出來,但是本能的覺得他不正常,你自己看著辦就好,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好,聽你的,現在出來轉一轉,我后面有個人,你去幫我試探一下他想要干嘛!”

    “啥?你后面有人你都知道?你什么時候這么厲害了?”宛如驚呼一聲,我的身邊藤起一團白霧,宛如的身形出現在眼前,一雙大眼睛盯著我,滿是好奇。

    我看了看虛空,抬手指著上面道:“你看!”

    “看什么?”宛如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問道。

    這一幕讓我發愣,不過一個陌生的老人說話的聲音傳了過來。

    “上面的一切只有你們四個和我們兩個老家伙能看到,聲音也是我們大家能互通,別人是發現不了的。”

    “小伙子不錯嘛,鬼妻都有!”

    “嘿嘿,你是姚老吧,你好,我叫紀航。”

    “嗯,我知道你,專心做事,你后面的人跟來了。”

    聞言我吩咐宛如一聲,她立馬消失不見,隨后上空的帷幕出現一個白衣女孩子,正坐在地上臉色煞白的哎呦呼痛。

    跟在我后面的人轉過一道彎,就來到了宛如不遠處,然而他不但不上前幫,反而繞開走進一間民房內去。

    之后從民房的后們離開,小眼睛四下看了看,分辨一下方向,繼續對著我這里而來。

    “怎么回事?他看不到宛如?”

    我輕聲自語。

    “小子,你小心了,那個人身上有九殘識,這九幽殘識看不到鬼魂,現在你那鬼妻的樣子凡人都看得見,唯有九幽殘識看不到,就連鬼氣他們都感受不出來。”

    這話是梁老說的,我一陣驚訝,急忙問道:“為什么這么邪門?”

    “這不是邪門,而是九幽殘識本身的桎梏,要是他自行凝聚人形,是能看得到的,進入人體的話,就被人氣中和了鬼氣,所以看不見,以為那里只有一道空氣。”

    “你自己當心了,這東西好像還很強大。”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