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妻一枚 >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縷殘念化三千
四羅鎮邪法陣之眼形成,那幾名去拿食物的人也將吃的送了來。

    梁老看著他們微微一笑道:“你們可以去西北方向搜尋一下。”

    這話一出,那幾個隊員愣了愣,而我們也很不解。

    吳冰和彭乾更加的不清楚梁老要干嘛。

    不過他兩是負責人,既然梁老說了,他們也會配合。

    等這幾人離開之后,梁老并未吃什么東西,而是讓我們三個坐好,各自釋放出道源之力相互結合。

    聞言我們三個相視一眼,依言照做。

    片刻后,我們的道源法術和梁老的相連在一起,那張飯桌之上頓時出現一個個符文,由多種道源之力匯聚而成。

    只見這些符文猛然間破碎開來,相互融合,最后逐漸形成一道能量帷幕,里面隱隱出現畫面,片刻后,那畫面盡然逐漸清晰了起來。

    畫面是剛剛送食物過來的那幾人身影,只見他們對著西北的方向走去,其中一人不滿的道:“這個老東西以為他是誰?盡然吩咐我們做事,簡直是豈有此理。”

    “孫福,你怎么可以這樣說呢?梁老爺子可是一個厲害的人,聽說他們梁家的道術很厲害的。”

    “就是啊孫福,你平時不是這樣的啊,今天怎么了?”

    “小孫,你是不是沒有休息好?”

    如今我們的面前不僅僅有法術形成的能量光幕,還能聽到聲音,很是玄奧。

    畫面中的對話依舊,吳冰和彭乾的臉色不好看,一邊控制著法原之力,一邊偷看梁老。

    “不要分心,好好看著!”

    似是有所感應,梁老出言提醒,吳冰和彭乾低著頭,眼睛落在光幕之上,就是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了。

    “老子好得很,我就是看不慣這些道士,自以為是不說,尼瑪的,裝神弄鬼他們最厲害。”小孫道。

    “也不要這么說,這里有僵尸有怪物是真的,他們也沒裝神弄鬼,倒是你,怎么了?”

    “平時都是好好的,我們不信鬼神的時候,你自己在家里偷偷的供奉關老爺,怎么現在變了?”

    “對啊,昨天你還跪拜那些菩薩們,求他們保佑呢,現在怎么了?”

    一個個隊員看著那個小孫不解的問道。

    然而他面色陰沉,眼露兇光,似乎很不爽一樣。

    吳冰眉頭鎖起,輕聲低估:“孫福這個人我的影響比較深,進來的時候他還偷偷的帶來了香燭在外面燒了才跟著大伙來的,怎么現在這樣了?”

    “看下去就知道了,”梁老爺子說道。

    我們三個都不知道他要干嘛,于是全都盯著能量光幕之中的幾個人。

    這些人一共五個,對著西北面走去,漸漸的遠離法陣范圍,周邊也沒有人在出現了,再往前走,就是一處小鎮的屠宰場,平時殺豬的地方,已經有些偏僻了。

    然而孫福距離法陣越遠,他的抱怨就越多,這個時候盡然數落起父母來了。

    這一幕我發現不對,按理來說,他們這樣的人素質都是數一數二的,不然也不可能進入這個工作崗位。

    要知道,做他們這一行的,代表著國家的臉面,雖然只是小地方的隊員,但考試的時候各方面的評估一定不少,不可能要一個怨天怨地怨父母的人。

    “兩個老不死的生了我,卻沒本事讓我衣食無憂,勞資今年才二十三歲,就要自己賺錢養活自己,你們說,他們是不是很沒用?”

    “還有你們,一個個的自以為是.....”

    “孫福,你到底在說什么?怎么怨起父母來了?我們怎么自以為是了?”

    這個時候就連孫福身邊的同伴也看出了不對來,他們全都皺著眉頭看向一臉抱怨的孫福。

    孫福見到同事的反駁,很是不爽,猛然轉身去理論,也正在這時候,我們四個人同時看到孫福后背的衣領上纏繞著一股黑色煙霧,正在由后腦勺進入他的大腦之中。

    “這是九幽邪氣?”我猛然站起,驚呼一聲。

    “九幽邪氣這么邪門嗎?還沒有控制他的行動,就已經掌控了這個人的言行,好厲害!”

    “不,這不是九幽邪氣,而是九幽魔女的一律零碎殘識,如果只是九幽邪氣,這些人不深入九幽之地,怎么可能有影響?除非是在那座山長期久住,不然那不可能!”

    梁老此刻看著姑娘山如此說道。

    “你們三個將法術切斷,我來掌控,這樣的人不少,只是沒有爆發出來,這東西可以自行凝聚成為人型,但也能掌控人類。”

    “我進來這段時間就發現了這個問題,有的還附在一些陰暗的地方,比如下水道的陰溝里,民房中不見光的地方,需要你們自己去找。”

    說話間梁老挽了一個法決手印,將光幕穩住,他拿出幾張黃符遞給我們。

    之后繼續說道:“這是我的本命神符,我能通過神符傳遞消息給你們,這個四羅法陣眼我會把他放在小鎮中心,加上的我的法術控制,能將整個小鎮的全部投射進入其中,到時候我會讓姓姚的那個老東西幫忙,將小鎮的投影投放在在虛空之上,你們只管去找這東西就好。”

    “記住了,這東西邪門得很,不要相信任何一個突然出現的人類,尤其是你們的隊員,我給你們的黃符就是信物,拿不出黃符的人都有可能是九幽神識所化。”

    “另外,九幽神識一共有十四道,分為兩次落在小鎮上的,前面的已經適應了幻境,幻化為人可以以假亂真,進入人體更是難以發現,你們要小心。”

    “不過但凡在我法術投影之下的人,身上有九幽殘識的,都能照射出來,去吧!”

    聞言我們三個急忙切斷法術,我不解的問道:“梁老,這東西是九幽魔女全部的神識嗎?他們是怎么出來的?姑娘山上我的封印并沒有出現缺口什么的啊。”

    “呵呵,小伙子,你還太年輕,九幽魔女的本事不比佛門菩薩地藏小,他的一律神識可化殘念三千,這里才有多少?”

    “全部?要真是全部的話,我們大家就等死算了,完全沒必要掙扎。”

    “至于她是怎么出來的,還是你的關系,你身上有神魔之力,我能感受得到,想必是你在那座山上戰斗,神魔之力將他引動而出。”

    ‘罷了,這也不是你的錯,是定數,快去吧,這東西不多,一共四十道,抓完了,這七陰絕門陣就會消除,到時候小鎮的居民們都能回來了。’

    這話讓我一愣,突然想起了姜老留給我的那封信,信上好像也提過我的神魔之力能讓九幽起變,看來還是我疏忽了。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