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穿越之偷心刺客 > 第99章 大膽狂徒
    第99章

    “啊,劫匪啊,救命啊!”

    朱夫人后知后覺也大喊起來,倒是后面的兩輛馬車,如此淡定,家奴只是圍著馬車,并不出聲,看著前面的兩個身板單薄的歹人,全部都警惕起來。

    白卿月擰眉毛,轉動手中的刀子,這次特意拿了一把不起眼的刀子,怕日后被張氏看見給認出來。

    因為剛才馬車里面白卿星發出的聲音和她說的那尖酸刻薄的話,她現在已經能夠確認自己手上的這個就是張氏了。

    “鬼吼什么!安靜點被打劫不好嗎?非要搞出點傷害來才滿意?”

    真是的,是不是所有的打劫場面都是鬼哭朗嚎,她又不劫色,只是嚇唬一下,要點銀子而已。

    白卿月不高興了,后果很嚴重,土豆上前一腳踢翻了朱夫人的馬車,驚呆了現場所有的人,誰也沒有想到,個子那么小,明明就是個小孩子樣子,力氣卻如此的大,那一腳要是踢在人身上,是不是不死也得殘疾了去?

    “你搶她們吧,后面的兩輛馬車都是侯府的,踢翻的那輛是朱府的,她們銀子多.....”張氏從來沒有遇上過這樣的情況,第一次遇上難免慌了神,不管不顧的就把侯府給出賣了。

    “那個朱府?是要和忠武侯府結親的那個?”不提和白府退親的那個。

    張氏見歹人對這個感興趣,毫不猶豫的回道,“對對對,就是那個,她們今天一起上相國寺,肯定是去.....”

    只要她自己沒事,別人怎么樣,她真的管不了了。

    “大膽狂徒,侯府的馬車也敢劫持!”后面的馬車不知道是誰大聲喊到,想必應該是肖俊鵬的繼母吧,畢竟是侯夫人呢,膽子倒是比白府朱府的這兩個大了一點。

    白卿月還沒有想過要給自己找麻煩,所以也沒打算打劫侯府,不過張氏和朱夫人嘛,那就不好意思,誰叫這兩個人都不讓她好過了,她有怨報怨有仇報仇。

    “不好意思,不知是侯府馬車,得罪了,你們稍等一會兒哈。”白卿月對著后面的馬車拱拱手,跟說笑一樣。

    又對著土豆道,“就前面這兩個馬車了,搜刮一空就差不多了。”

    將張氏往地上一推,那知道這人這么不經得住推,撞在馬車上暈了過去,再一看朱夫人那邊,由于土豆的靠近,還沒有抓著她了,也學著張氏暈了過去,真暈假暈并不重要,識時務。

    她的幾個家奴見識過土豆踢馬車,哪里還敢上前,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土豆將朱夫人的馬車里面及頭飾搜刮了個甘凈。

    搜刮過程中難免就會碰到人的身子,這也是逼不得已啊,不知道回去會傳成什么樣子呢。

    “就這些。”土豆抖著手上的東西,有些鄙視,這段時間跟著白卿月也見識過不少財富,就朱夫人這點,土豆都有些看不上眼。

    “是有點虧。”想她白卿月出馬,隨隨便便也該幾千兩上萬兩銀子,才配她的身份啊。

    照樣,土豆又將張氏給搜刮了個gan凈,等到靠近張氏的馬車,還沒有打簾子,里面的人顫巍巍的銀錢首飾遞了出來。

    “還請.......好漢高抬貴手。”

    白卿月本來想著拿了銀子就走的,聽到白卿星這句話差點沒忍住笑,起了作弄之心。

    “看來里面是為官家小姐啊,在下正差一位壓寨夫人。”一邊說一邊拉開了簾子,露出白卿星那張慘白的臉。

    看著已經朝自己伸過來的手,白卿星啊的一聲,躲都了馬車最里面的角落里,抖著身子。

    “求你了......”

    白卿月聽她的?才不呢。

    伸著手在白卿星的臉上狠狠的抹了一把,抹得她臉上都是她手上的泥巴,看著她那稀里糊涂的臉,沉沉一嘆息,出了馬車。

    “這都是誰家的姑娘,都丑出天際了!”

    毒舌,白卿月也是會的,她倒要看看被劫匪嫌棄的白卿星以后會有什么人來愛,不是嘲笑她被退婚嗎?

    等白卿月出了馬車,里面的白卿星才敢大哭出來。

    本著你哭死了都不關我的事原則,白卿月準備腳底抹油要走了。

    “今天就謝謝各位慷慨解囊了啊。“

    拱手告辭,不然還留下來聊會天嗎?

    雙方都不愿意的事情。

    不過后面侯府的兩個馬車倒真的沉得住氣,不幫白府也就算了,眼睜睜看著她打劫朱府?看來朱文哲退婚搞來的婚事也不怎么好嘛

    另一方面可見肖俊鵬這個繼母不是個簡單的,真能忍啊。

    白卿月帶著土豆,先是走,走了一小段之后就開始跑起來,不跑等著官兵來抓啊?而且跑的方向要是和莊子相反的方向。

    一邊跑一邊覺得自己虧了啊,就這么點銀子,還要她親自出馬,不過今兒為的主要不是銀子,收拾張氏才是她想做的事情。

    還是覺得虧,何德何能啊?

    一口氣跑到了事先準備好的地方,左右看看周圍沒有人,才從草叢里面將衣服拿了出來,換上,再在旁邊的小水坑里面洗了個臉,弄了一下你頭發,終于和之前大相徑庭這才放下心來。

    “姑娘,我要更衣。“土豆扭扭nienie的說道。

    “你剛才不是才更衣了嗎?”

    白卿月哪里知道土豆口里的更衣是要小更,等反應過來,小姑娘的臉已經都憋紅了。

    這小傻子,人有三急,你要尿就在旁邊尿得了,還打什么報告,真是的。

    “就地解決。”

    荒山野嶺的,反正也沒有什人,懶人屎尿多,開始出門的時候怎么就沒有解決好?

    “姑娘,你原地等我一會兒啊。”說完土豆就跑了。

    看著跑得有點遠的土豆,白卿月只想翻白眼,都是女的,尿個尿,還跑那么遠?

    “小石皮孩兒,該不是要便便吧?”

    哎呀,突然發現自己好像也有點尿意,看看周圍,這里確實有點空曠哈,得找一處草多的地方。

    越想越覺得自己應該要尿了,朝和土豆相反方向的不遠處跑去,剛要蹲下來雙快一把,忽然聽見稀里嘩啦的聲音了?

    像是.....

    轉身,下一秒,白卿月的笑容定格,她整個人都凌亂了。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