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九天龍帝 > 第二百九十二章 誰給你沈家捧場?
    沈府門口,忽然熱鬧起來。

    一位位大佬,相繼出現在了族會現場。

    王城總督,武侯大人,云上閣的老板,乃至箭神司空易……這都是如雷貫耳的名字。

    王城總督的地位,絲毫不比沈洛川低。

    武侯府,一度和三皇子走得很近,這背后的關系引人深思。

    而云上閣的背景,也是來頭不小,黑白兩道都很忌憚。

    甚至有人猜測,云上先生是皇室成員。

    不過,這些猜測都不準確。

    只有陸爭知道,云上先生是三皇子的心腹。

    就連沈家,也不知內情。

    這幾位大佬的到場,讓人為之側目。

    尤其是箭神司空易一出現,更是引起了一陣騷動。

    就連沈家高層,也都是紛紛變色。

    司空易是帝國第一箭師,黑水關的守護神,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圣上曾評價司空易,是“國之重器”。

    尤其是在軍部,司空易威望極高,比柳元宗也差不了多少。

    朝廷許多大官,都是對他敬畏三分。

    “真是司空大人?”

    不少官員站起身,探著腦袋眺望。

    人群中,司空易,武侯,云上先生,總督大人……前前后后六七個大佬,紛紛來到了內堂。

    沈家眾人,也是徹底懵了。

    在他們的印象中,這些大佬和沈家似乎沒什么交集。

    武侯久居王城,甚少走動。

    總督直屬圣上,也是中立派。

    云上閣倒是和沈家有幾分交情。

    可就在幾天前,云上先生為了幫陸爭,把沈一帆等人的腿都打斷了。

    經過這件事,云上閣和沈家已經撕破臉了。

    很顯然,云上先生不是來給沈家捧場的。

    至于箭神司空易,更是常駐黑水關,和沈家是零交集。

    既然如此,這些人怎么會出現在沈家族會上?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司空大人,不知你是來找誰的?”

    沈覆海隱隱有些不安。

    “沈家族會,我自然要來捧場。”

    司空易直言不諱。

    隨即,他又拿出一套箭具獻上,笑道:“在下只是一個粗人,沒什么好東西,這副‘龍雀弓’跟隨我多年,請沈族長收下。”

    司空易將箭具送上,眼底帶著幾分慚愧之色。

    見狀,沈家上下忽然松了一口氣。

    “哈哈,司空大人客氣了,如此寶弓,沈某受之有愧啊!”

    沈覆海笑逐顏開。

    “連箭神前輩都來送禮了,沈家不愧是離京第一豪門啊!”

    “沈家真有面子。”

    慕容德、費老等人,滿臉羨慕的表情。

    他們也是一放大佬,平時也有不少人巴結他們。

    可那些人,和司空易根本不是一個層次。

    如果司空易能給他們送禮,做夢都能笑醒。

    “沈族長,這是在下一點心意。”

    “沈族長,一點薄禮,還望笑納。”

    很快,總督、武侯等人也是相繼獻禮。

    看到這一幕,沈覆海難掩喜悅。

    沈家小輩門,更是得意無比。

    “小野種,看到了么?

    這就是沈家的人脈,不是你區區一個陸家能夠相比的。”

    沈一諾示威般的看著陸爭。

    沈洛川、沈洛云等高層,也是玩味的掃了一眼陸文淵。

    陸文淵微微一嘆,神色黯淡了幾分。

    原本,錢幫主、閻寬的相繼露面,讓他看到了一絲翻盤的希望。

    可現在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沈家就是沈家,無愧于離京第一豪門。

    就連司空易,武侯,總督這些大佬,都紛紛來給沈家捧場了。

    面對這一座座大山般的存在,他也是有心無力。

    “諸位來得正好,沈家正在彈劾這對妖孽父子,你們正好可以做個見證。”

    沈覆海一邊請大家入座,一邊斥責陸爭父子。

    “什么?

    你要彈劾陸先生?”

    司空易剛要坐下,聽到這番話,立馬是彈身而起。

    “等等,難道沈家不歡迎陸先生回歸?”

    “這到底怎么回事?”

    總督、武侯,也是紛紛變色。

    倒是云上先生,一副淡然不變,顯然早就知道了一切。

    他身在離京,消息靈通,沈家的一舉一動,他都了若指掌。

    云上閣存在的意義,就是監察沈家。

    在沈家內部,有云上閣的眼線。

    只不過,云上先生和司空易三人也是臨時碰上,便一起到沈家來了,路上也沒什么交流。

    云上先生自然是來支持陸爭的。

    而司空易,總督,武侯,其實也是為陸爭而來。

    只不過,他們以為陸爭已經回歸沈家,便先和沈覆海客套客套。

    可萬萬沒想到,沈家不但沒有接納陸爭,反而要彈劾陸爭。

    得知此事,司空易等人立馬變了臉色。

    “司空大人,莫非不是來給沈家捧場的?”

    沈洛川[頂點小說 www.xbooktxt.me]詫異道。

    “誰給你沈家捧場?

    也不照照鏡子。”

    司空易臉色冰冷,直接將“龍雀弓”又收了回去。

    “這……”沈家眾人面面相覷。

    而司空易連看都懶得多看他們一眼,直接走到陸爭跟前。

    “陸先生,是我誤會了,深感抱歉。”

    他露出了一絲慚愧的苦笑。

    司空易也是來找陸爭的?

    看到這一幕,全場死寂。

    司空易之所以找陸爭,主要是為了答謝對方。

    之前他誤會了陸爭,以為柳風是陸爭害死的,甚至要殺了陸爭報仇。

    在宮中,他還和陸爭有過一場比試。

    結果,他險些輸給了陸爭。

    雖然陸爭最終承認,二人是打平了,但在司空易看來,其實是自己輸了。

    陸爭的品德和技藝,都讓司空易心悅誠服。

    他一直想找機會拜訪陸爭,正式給陸爭道個歉。

    這才趕赴沈家,就是希望借這個機會,得到陸爭的原諒。

    沒成想,沈家居然要彈劾陸爭,他弄巧成拙了。

    “你又為何找我?”

    陸爭詫異的看著司空易。

    “上次和陸先生切磋箭術,深受啟發,我是專程來拜訪你的,順便將龍雀弓送給你。”

    司空易一邊說著,一邊將龍雀弓獻上。

    龍雀弓,帝國十大名弓之一。

    只不過,司空易已經有了軒轅弓,也就用不著龍雀弓了。

    論價值,這龍雀弓絲毫不亞于辟邪珠。

    而更讓人意外的是,司空易居然說,他和陸爭切磋箭術,并深受啟發……“我沒聽錯吧?

    箭神前輩和這小子切磋過箭術?”

    “箭神前輩還深受啟發?

    怎么可能?”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臉懵逼狀。

    司空易可是帝國第一箭師,誰又有資格和他切磋箭術?

    更別說,讓堂堂箭神深受啟發了。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