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鋼骨之王 > 第九十四章 這是什么箭法?
    “就等你。”車陣中的莫巴克早就準備好了,單手一揮:“起!”

    瞬間狂風大作,風元素卷起大量的沙礫,像彈幕一樣嗖嗖嗖的飛上天空,擋在了流星火雨的前面。

    莫巴克一直沒動手,等的就是這一刻,用的還不是自己最擅長的亡靈魔法,而是元系魔法。

    說實在的,亡靈魔法并不適合剛正面,法師單挑最弱的應該就是亡靈魔法師了,但是在大規模的戰爭中,亡靈魔法師卻是唯一能越打越強的。

    而身為一個永生的亡靈,單挑用別的魔法就行了,漫長的壽命,讓他有足夠的時間涉獵所有系別的魔法。

    在龐大的精神力支持下,學習別的魔法就像物理系研究生回去學初中化學一樣,就算學不精,學個大概是沒問題的。

    一道風龍卷的前奏,挾著大量沙礫的狂風就變成了堅石的風墻,砸到上面的流星火雨一個個被引爆。

    如果馬林釋放的是火球還好,偏偏放的是火雨,薄薄一層風墻就擋下了。他的目標估計是想燒掉車陣頂上的帷布,但卻被莫巴克輕而易舉的破掉。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莫巴克輕描淡寫的應對,讓馬林的眉頭都皺起來了:“是個高手。”

    同階法師之間,斗的其實更多是智慧和經驗,大家的魔力都差不多,魔法卻千變萬化,施法被對方克制,效果就天差地別。

    不過馬林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掌握了主動,敵方的法師要應對圍攻車陣的騎兵,他卻可以站在圈外悠哉的施法。

    馬林把法杖舉過頭頂,魔力涌動,四周的火元素再次向他匯聚。

    一大段咒語后,法杖頂端匯出一個臉盆大的高溫元素團,與此同時,馬林把目光投向車陣中央,目光緊緊鎖定。

    他邁步向前,雙手頂著法杖,像在推車一樣奮力的往前推動,姿勢有點難看,畢竟年紀大了,力氣不如年輕人,但高溫元素團卻被推得激射而出,劃著一個比較平直的弧線,往車陣墜去。

    上升的階段它還是扭曲空氣的高溫元素團,但下墜階段,整個元素團就被點燃了,化成一個通紅的大火球往車陣砸去。

    “飛火流星!”馬林猛的喝出一口氣。

    一道龍卷風飛快的在車陣前成形,卷起地面松軟的沙礫,瞬間變成了更結實的沙龍卷。

    飛火流星的大火球砸到沙龍卷上,擊碎了沙龍卷的核心,可是卻被卷起來的幾噸沙礫傾盤砸下,就像用沙子滅火一樣直接給蓋滅了。

    “機變百出啊。”馬林情不自禁的贊了一句,他最討厭就是碰到這樣的對手,手段盡出最后可能都奈何不了對方,白白浪費了魔力。

    從這一刻起,馬林改變了策略,不再試圖去打破車陣,而是有一下沒一下的施法騷擾,只要能拖住車陣中那個機變百出的魔法師,他就算立大功了。

    這樣一來,把莫巴克弄得很難受,他一直沒出手就是為了防備敵人的法師,可是現在敵人的法師不動手了,他卻不能停止戒備,只能空等在那里。

    騎兵終于靠近了車陣,有些騎士雙手搭在馬車上想往外拖,卻發現紋絲不動。

    設計這些車廂的時候,羅骱本來一物多用的念頭,給它們配了卡扣,可以在夜晚宿營的時候圍成一圈扣住,預防襲擊。

    并不是羅骱覺得會受到襲擊,而是一位工科生本能的設計思路,除了能圍成車陣,每輛車廂都還能折下側面的鋼板,變成一輛流動的販賣車,也能架高頂棚,就成雙層的移動房車,反正都是多用途的。

    搬不動車廂,騎士揮刀砍向卡扣,當的一聲響,刀刃被崩掉一個大缺口。

    砍不斷卡扣,那能進入車陣內的就只有一個辦法了,爬過去。

    身穿鎧甲的騎兵想爬上兩米高的車廂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還好身邊有同伴,讓同伴當人梯,騎兵踏著同伴的肩膀跳上了車廂頂,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個骨馬的頭顱和兩個碩大的蹄子。

    骨馬人立而起,輕松超過兩米,伸出前蹄更是能直接夠到車廂的另一面,騎士在車廂頂都沒站穩,就被兩只大蹄子踹了下去,踢中甲的凹了一大塊,踢中腳的直接骨折。

    上百匹骨馬封鎖了整個車陣頂部,但凡想從上面爬過來的,大部分被踹了下去。偶爾有實力高強的硬生生閃過蹄踹,沖進了車陣,卻迎來了更加悲慘的命運。

    只感覺有一個大錘砸中自己的腦袋,頭暈目眩中,一個壯漢掄著一根法杖把自己敲得飛了起來,這是闖進車陣的騎士最后的記憶。

    一邊像打棒球一樣把人砸死,格雷還一邊給塞伯上課:“你看,這就是我們亡靈魔法師最傳統的戰斗方法,靈魂沖擊,法杖敲死,所以,擁有一根稱手的法杖是非常重要的。”

    半個小時后,馬林開始急了,兩千名騎士加兩位大魔法師,竟然拿不下一支小小的商隊?開什么玩笑?

    擁有這種實力,對方真的是薔薇鎮的商隊嗎?

    意識到這一點,馬林就更加堅定了拿下這支商隊的決心,擁有這種實力的商隊,背后肯定有強大的勢力,管它是不是薔薇鎮的,都要把他們消滅,才能死無對證。

    “助我!”馬林轉頭向自己的法師同伴說到,說完單手一托,掌心聚起了一只小小的火焰鳳凰,并隨著火元素的匯聚逐漸變化。

    馬林的法師同伴也毫不遲疑的調動魔力,聚攏火元素,但他所聚攏的火元素并沒有自用,而是匯向馬林的掌心,火焰鳳凰在兩位火系大魔法師的催動下,越來越大。

    就在這時,馬林的身體卻突然一顫,一根寒光閃閃的箭頭從他的額頭冒了出來,帶出一絲血跡,同時帶走了馬林的生命。

    失去控制的火焰鳳凰飄了起來,邊飄邊扭動著,逐漸消散,幸虧施展的是火焰鳳凰,如果是別的爆烈性魔法,元素失控的最大可能就是殉爆,能把在場的另一位法師也炸死。

    兩名劍圣猛然轉過頭去,只見足足有三公里外,一位人類握著一把弓,正緩緩的搭上另一支箭。

    劍圣們倒吸了口涼氣,三公里外,竟然能穿中人的額頭?這是什么箭法?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