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大唐如意郎 > 第226章 晉王執政
    隋文帝召集晉王楊廣進宮,暫主持政務,聽著高端大氣實際上其實就是暫時代表陛下與大臣們進行周旋,也就是帶個話,出個面這些事情。

    奏折這些東西,主要大事還是由隋文帝親自處理,算是分出去一些無關痛癢的工作罷了。

    晉王也沒有真的高興,因為對他來說并沒有成功。

    他要的是一個契機,而此時的時間恰好成熟。

    于是在經過一段時間后,晉王通過自己的表現獲得了隋文帝的贊賞,但江山仍然沒有要交出來的打算。

    如此堅持,也是讓陽光感覺迷茫,對權利的渴望是越來越濃烈。

    “張出塵,名冊你真的確定能送到陛下的手中?”李德有些質疑的道。

    “我確定,名冊到了陛下手中。”張出塵回答道。

    她也是很疑惑,名冊到了陛下手中怎么朝廷還如此波瀾不驚,要說這謀逆的罪名可大了去了,怎么可能到現在都沒有一點消息,不怪李德這般的詢問,她自己都想不明白。

    歷史的車輪會不會拐彎真就沒法判斷。

    隋文帝見到名冊后沒做任何反應,若是真如李德所想的那樣,都感覺脊背拔涼。

    “行了,名冊既然交出去了,你不就可以放寬心了,不過也要小心那些投機者狗急跳墻,找你我麻煩,所以我決定這段時間哪兒也不去就在家中待著,我勸你,算了你自己看著辦。”

    李德是真的想勸說,見張出塵的態度就知道多說無益,也懶得浪費口水。

    皇宮之中的事情與百姓之間沒有多大的影響,李德同以往一樣閉門不出,沒事的時候就跑到西院去指揮魯家兄弟做事情,倒是沒據地有多無聊。

    張出塵最近外出的次數越來越多,外出的時間也越來越多,不知道在外面打聽什么事情。

    柴紹的事情,大理寺已經定案,確定是意外,結案之快還是受到了如今事態的影響,人家不查了,有什么辦法,再說也是真的沒有找到證據。

    李德也是不想管這件事兒,他雖然在家待著,但是宮中的事情他也很留意的。

    看似風平浪靜的樣子,實際上是暗流涌動,雖然隋文帝好多天沒有在大臣面前露面,全都是晉王來代替的,可是暗中晉王已經對其他皇子動手。

    隋文帝明面上還真不知清楚這些事情,奈何這種事情也不用他親自動手,很多支持晉王的大臣便已經紛紛效力。

    宇文家是全力配合,每天巡查長安的時候都加派了人手。

    這種事情隋文帝根本就不知道,還在皇宮中休養呢。

    沒到數月,形勢變得微妙,隋文帝得知晉王借助處理朝政的機會打壓其余皇子,可惜知道后為時已晚。

    但是隋文帝并沒有對此做出反應,反而讓晉王做了太子。

    太子楊廣處理朝政兢兢業業,一絲不敢懈怠。

    名冊的事情猶如石沉大海未曾有人提及,而且沒有人出來生事。

    李安借此機會遞交了回家探親的請求,被允許,如此輕易的就能離開長安倒是出人意料,李家回家探親算是休假,李德同朝為官自然是要跟隨的同樣被批準。

    “陛下還是念舊情的。”李安感嘆道。

    本來名冊的事情未曾掀起浪花就夠讓人懷疑的,如今李家申請探親假批準順利,到時候有些異常的詭異。

    “自己的父親似乎并未察覺,既然如此也好,先離開長安再說,是非之地還是不要添亂的好。”

    李德仔細思考著,溜號了,突然被李安出聲打斷,有些小尷尬。

    “家中事物快些準備,你有沒有聽到為父再說什么?”李安問道。

    “啊,啊?”李德是真沒有注意。

    “父親,事不宜遲,將錢財全部帶上就行了。”李德提示道。

    原本李安是沒有不回來的,一聽這話倒是覺得突兀。

    “你是說咱們不回來了?”李安問道。

    李家在長安城之前不算是富戶,可是家宅與良田還是有些的,讓他就此放棄真是舍不得,反倒是鄭淑萱看的開。

    “德兒有什么打算不妨說出來聽聽。”

    “這次回趙郡,父親不如出錢修葺祠堂。”李德道。

    李安琢磨一下點頭,很認可這個事情,便道:“此事等回到趙郡在議。”

    修葺祠堂能夠提升家族名望與地位,不是什么人都能夠主持得來的,而起修葺并不是簡單的事情還需要家族的支持。

    李德說這個事兒的時候李安已經有些明白用意。

    世家大族,憑借的都是家族的力量,趙郡懷公位不算高,但就目前趙郡的地位來說還是有話語權的,明擺著是想要拉攏人。

    李德回到院子,見到蕭媚在等他。

    “蕭姑娘應該是知道我李家的事情,是不是有什么打算?”李德直接問道。

    “當初李公子可是答應過的,如今承諾未曾兌現,既然如此那便算了,我和宣華不會久呆,決定在你們離開前尋找個落腳的地方,就是想著跟你道個別。”

    李德想想人家的事情自己做的還真不怎么樣,但是讓蕭媚離開,豈不等同于羊入虎口,他可是知道這姑娘要做什么的,執念太深的人往往會做傻事。

    “不妥。”李德當即反對道。

    蕭媚不曾想到李德如此態度,情緒和語氣明顯讓人費解。

    見蕭媚沒說話,李德知道剛才反應有些大,他只是不想如此傾城之姿被命運捉弄。

    “答應你幫忙見到陳叔寶的事情,我沒有忘記,但是你上次偷偷出去險些中了埋伏,別以為我不知道。”李德道。

    “你,你跟蹤我?”蕭媚驚訝道。

    “并非如此,只是當時遇到而已。”李德道。

    “那個黑衣人是你?”蕭媚以為她猜中了,可惜是否是真的還需要李德親口承認,執著的人就是如此。

    李德想解釋,想想這種事情低調為好,于是承認了。

    “你真沒有忘。”

    蕭媚之前以為李德答應她是在騙他,遲遲都沒有消息,不得不讓她有所懷疑,畢竟她想要見的人是陳朝后主,不是隨便能夠做到的。

    李德都有點羨慕這個陳叔寶了,落難后還有如此佳人掛念,不過在他看來不過是執念而已。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