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怪物被殺就會死 > 第二十四章 強者的余裕,和亂世的前奏 4500
    “說實話,我能感覺出來。”

    告別白滄浪后,站立在夜晚的贛江邊,飯后散步的蘇晝不禁微微皺起眉頭:“的確有人暗中誘導,似乎想要讓我和白滄浪,甚至是整個化妖擬道一系起沖突。看來的確有人害怕。害怕我這個龍血超凡者倒向擬道一系。”

    “不過,偃圣并沒有推波助瀾,他什么都沒說,反而方便解釋。”

    這大概便是背靠大樹的一個小小弊端吧,作為大組織的其中一員,總是會卷入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中。

    但好就好在,蘇晝已經是超凡階了,對于這些紛爭,他已經具備居高臨下去看待的力量資本。

    就好比白滄浪,在體會到蘇晝強到根本不講道理的威壓后,便立刻知曉,像是蘇晝這樣的存在,根本無需玩弄小技巧和撒謊,便能為自己爭取到利益,而蘇晝倘若愿意,也根本無需和善的和他交流,哪怕是因為最初的那次試探,從而對他呵斥和辱罵,他也只能低頭接受。

    而在這樣的基礎上,蘇晝的善意,就不再會被人被人視作‘軟弱可欺’,而是被人敬畏,視作‘強者的余裕’。

    很快,蘇晝便不再去思考這些小事。他雖然才十八歲,但是這么一年下來的戰斗和經歷,已經讓蘇晝快速地成長起來。

    “比起這些雜七雜八的,我倒不如想一想,昆侖遺跡里面,可能會有什么好東西。”

    而這樣一想,結果卻頗讓蘇晝驚訝:“好東西還真不少!”

    別的不說,傳承什么的他并不需要——單單是瑤池蟠桃樹,這一神木的存在,就是非常值得蘇晝去爭取的目標了。

    雖然依照神話傳說,瑤池很可能是西母大天尊的多個行宮的統稱,而瑤池蟠桃樹應該是位于南海瑤池,并不在昆侖山——但是昔日的仙神們離開地球,就不可能把傳承和不能帶走的寶物到處亂丟。

    很有可能,西母大天尊會將南方瑤池中的蟠桃神樹移植到昆侖山中!

    “蟠桃樹,也是大道之樹的衍生,不僅僅如此,那里說不定還有著建木的存在。”

    而雅拉也是如此判斷,它提醒蘇晝道:“雖然當初你在神木世界只是胡說八道,昆侖傳人的身份也是杜撰,但是你的想法其實是沒有錯的,因為昆侖山那邊的確有著神木,蟠桃和建木都是可能性之一——在神木世界是建木,你們這個地球說不定也是如此。”

    “畢竟,作為和你們世界互相呼應對照,有著信息互相影響的世界,神木世界的消息也是值得重視的消息來源。”

    “我明白。”蘇晝在這種方面不會去杠,畢竟他又不是ETC成精,只是熱衷口嗨而已,但是稍后他想了想,不禁又皺起眉頭:“等等,倘若說,神木世界和我們世界,真的有那么一點聯系的話……那邊的昆侖山,可是封印著妖邪的啊!”

    這一點,神木世界中的諸位宗師和大宗師都是確認過的,千年之前,有相當于統領境的天罡武神帶著一眾先天武圣,鎮壓不知名的妖邪于昆侖神山。

    雖然只是黑暗之狼系列中的游戲DLC內容,但是,倘若游戲世界本身都是真實的話,那么是否也可以反過來印證,地球上的昆侖山,也有可能封印著什么妖邪呢?

    “這種可能性不小。等到過段時間,我去昆侖山那邊開會的時候再談吧。”

    蘇晝想了想,發現自己并沒有證據證明這件事,雖然他現在說,出于謹慎,偃圣估計也會轉告,但警惕力度遠不如他出場,當面提出來的大。

    實在不行,就說自己的血脈傳承中有相應信息了……這借口其實蠻好用的。

    “說起來,倘若你在其中真的獲得什么好處,那里就真的可以自稱昆侖傳人了。”

    攀附在蘇晝的鬢角處,和蘇晝一起在江邊吹風的雅拉笑嘻嘻的說道,而蘇晝也啞然失笑:“還真的哦,倘若我真的從中得到什么秘法,那下次說什么‘昆侖秘法’還真的更有底氣。”

    一月后。

    2015年,8月26日。

    實力太強,威懾力太大,很可能也是一件壞事。

    這一個月,蘇晝只感覺風平浪靜,除卻偶爾配合官方鎮壓了幾頭深山中的覺醒階妖獸外,他一直都在修行。

    這段時間,所有神秘組織全部潛伏,國際形勢如同白開水,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正國官方在中央一臺開設了一部名為《舌尖上的神話》的靈食烹飪紀錄片,要點在于普及各類常見的靈食烹飪方法,似乎正在為不久后的靈食普及做鋪墊。

    木蜈蚣似乎真的已經被養殖,節目里,蘇晝甚至看見了熟悉的木蜈蚣蛋,它的烹飪方法甚至被包裝成江南地區傳統美食……傳統個球球,這東西一年前才剛剛出現好不好!

    而建立在西京的甲等修行書院,勤行書院已經開放校區和宿舍,學生可以入駐了。

    名義上屬于勤行書院,‘實戰與探索系’教授的蘇晝,已經提前在校區等待。他站在圖書館二層,看著遠方校門口不少家長帶著學生走進書院,一臉緊張又期待的模樣,不禁頗為感慨。

    “唉,好爽!”他如此自語道,滿臉得色:“不愧是我!”

    許多年前,蘇晝曾經想象過自己進入書院時的心情和場景,但再怎么夸張的幻想,也沒有現實離奇……就在剛才,他還在和校方領導開會,商議有關于他在校期間究竟應該怎么工作修行的問題。

    那位姓祝的校長有覺醒巔峰的實力,是前國家安全總局的副局長,他和顏悅色的對蘇晝說,到了書院就放松點,就當自己家一樣。

    那蘇晝自然就不客氣了,要了一張不限額的食堂飯卡——誰在自家吃飯還要花錢的呢。

    所以說啊,一個人的命運,當然要靠自我奮斗,但也要考慮到歷史的進程。

    “新生的實力都很不錯啊,居然都有覺醒階。”

    掃視了一眼最近入學的新生,蘇晝頗有些驚訝的發現,所有新生都有著覺醒階的實力。不過仔細想想,倒也不奇怪,畢竟三所甲等修行書院一共也就收一萬多人,每個新生都是當地的修行天才,親和度至少是55%以上,在有著資源和靈氣復蘇的情況下,用近一年時間修行至覺醒階并不奇怪。

    這從學生的精氣神也能看出來——絕大部分新生都面帶傲色,自信十足,畢竟每人在各地都是天之驕子,不然的話,也不會被書院收入其中。

    依照流程,新生將會在入學后的時間,被拉去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專業訓練,完成從‘普通學生’到超凡者的轉變,在這過程中,為了激勵學生的競爭心,校方還搞了一套評分競賽的機制,排名前十可以得到獨棟的住宿區,以及相應的資源和學分獎勵。

    雖然當初看小說的時候覺得俗,但是等自己成了校方領導,蘇晝才發現,這競爭方法當真是簡單又不用費腦子,還能有效讓這群新入學的天之驕子們知道,整個書院中全都是天才,在書院內,他們并沒有驕傲的資本。中間再插入幾個需要團隊合作的項目,學員們之間基礎的向心力差不多也建立起來了,人和人之間也熟悉不少。

    難怪大家都這么干。

    當然,比武這種事情并沒有,在超凡書院內,只有偏向實戰和探索系的學院會在年末有系內的對戰和實戰考核,其他的超凡者,大多都會成為專業的研究人員,戰斗能力會有,但不會專門去修行。

    在不久前的校領導會議過程中,蘇晝也明白過來,修行超凡之力,的確能賦予一個個體堪比軍隊的武力,但是倘若所有超凡者都只專注于武力,那么他們是無法反饋給整個文明集體足夠的回報的。

    別的不談,蘇晝就很清楚,自己的武力已經算是極高了,而他從最初一直到現在的超凡階,投入的各種資源倘若換算成糧食,起碼能讓一個貧困小國全國擺脫饑荒。

    但是自己能種糧食嗎?能研究雜交靈植喂飽所有人嗎?自己能鼓搗出什么高效率的發電機亦或是其他的能量來源嗎?自己能無視工業體系空手捶出宇宙飛船,探索星空,建個粒子研究所研究高能物理學嗎。

    也不是說不可能,但現在顯然不可以。

    雖然說,蘇晝知道,憑借智慧果和雅拉的教導,自己完全可以學習其他的技巧,日后達成自己一人就堪比文明的成就,但是其他人并沒有他的機遇和天賦,很難和他一樣,最多只能專注于一方面。

    對于一個想要逐漸從現代正常文明,轉換為全新超凡文明的國家,乃至于人類集體而言,強大的武力是必要的,但是所有人都選擇武力,只會導致武力溢出,對資源的采集,產出和利用效率下降,陷入嚴重的內耗。

    對于文明而言,是這樣,但是對于修行者而言,人類的本能,將會讓他們下意識的將重心放在提升個體力量之上,哪怕那些人對于戰斗根本就沒有天賦,既忍耐不了痛苦,也無法針對意外快速做出反應,甚至他們本身就抗拒戰斗和危險……可即便如此,他們也會下意識的追求個體力量。

    這是人類的動物性,是人類這一復雜的生物機器的出場設置,故而只能依靠后天的教育去引導。

    這也是任何一個靈氣復蘇,實行全民修行計劃的國家,所需要面對的問題。

    “但,終歸有些人需要去戰斗。”

    凝視著那些逐漸進入校園,和自己同齡的年輕人們,蘇晝的心中,此時有了些許明悟:“我便是其中之一,甚至,是其中的領頭者。”

    成為教授這么長時間,蘇晝也大致知曉了正國如今的內部情況。

    作為自古以來的大國,正國內部的超凡傳承保存的很好,甚至,理論上可以修成神祇的通神之道便有十七條,而同階的登仙之路足足有二十二條之多。

    但是三十六圣中央委員會里,仍然有一部分圣席是純粹的研究者,修行超凡只是為了提升智慧,保證身體狀態,可以讓自己維持更長的巔峰腦力時間。

    哪怕是其中善戰的道圣張清云,其實真正的本職工作也是專精磁懸浮的教授,正國如今正在運行的高速磁懸浮列車便是由他設計。

    如今,道圣進階超凡,他對電磁一系的把握更加精深,未來說不定能帶來更多電磁方面的理論突破,這可能帶來的收獲簡直不可計量。

    每一位高階超凡者,都是真正意義上的財富,可以帶動整個種族文明前進——他們智慧帶來的價值,遠大于他們的武力。

    道理是這個道理,但倘若一個國家全部都是學者,那么又怎么保護它自己呢?

    所以便有軍隊,和專精于戰斗的超凡者。

    比如說,蘇晝。

    說實話,蘇晝自己也很清楚,無論是教授職介,還是正國那么多的資源傾斜,就是看在他的能力和過往性格,天生就適合去冒險,戰斗上得到的——在滅殺了牧靈者之后,這個趨勢就更加,無論是龍王還是雷主的稱號,都讓他成為了全球家喻戶曉的強大超凡者代表,被無數神秘組織和各大勢力的超凡者警惕戒備。

    他就是正國特意樹立起的,有關于超凡武力的旗幟。

    這不是利用——誰能說一個文明用軍隊保護自己,是利用軍隊的武力呢?蘇晝已經得到過許多次暗示,那就是等到他年齡更大一點,繼續保持現在這樣的進階勢頭,那么圣席必然有他的位置。

    “繼續修行吧,這才是我應該做的。”如此想到,蘇晝便轉頭回到圖書館中,在正國官方資料庫中,瀏覽著自己想要并需要關注的信息,默默積蓄改造‘雷澤之心’的力量。

    時間又過去半個月。

    勤行書院中,新生訓練營開設到一半,蘇晝作為教授配合出場,接受過一次實戰和探索系學員的挑戰,在表演一番壓倒性的實力壓制,滿足了那些天才學員的受虐欲后,便作為令人咬牙切齒想打倒的目標而存在。

    在這段時間中,蘇晝又出差去魔都的致知書院,配合艦隊,以雷法在沿海地區誘導并捕捉了一只直徑足有七十米的巨型雷澤水母。

    雷澤水母是評類為甲等的超遠古巨型靈氣生物。成熟個體獨自一體的發電量,就堪比一整個大型火力發電站,可以供應一個城市的用電。

    它的化石形成的雷霆符文,是正國所有雷法的根源,雷澤傳承也是源自于它。雖然說,雷澤傳承經過數千年的后人改進,已經和最初始的雷澤之道有了明顯的差別,但是親眼觀看它的靈力發電器官,對蘇晝也具備極大的借鑒意義。

    但是,就在蘇晝心有所悟,準備開始凝聚雷澤之心時,他卻得到了一個意外的災難級信息。

    雖然并不是發生在正國,但因為過于慘烈和危險,以至于同處地球的正國也為之警惕。

    “歐羅巴聯盟,被來源不明的魔獸集群襲擊?三座城市被摧毀,死亡人數超過百萬?”

    聽到這消息時,蘇晝正在沿海的巨大圈養池中,近距離觀察雷澤水母,并通過放電偽裝成它的同類,和對方進行簡單的交流,

    但當他聽見這個死亡人數時,不禁面容驚愕,在水中吐出了大量泡泡:“經當地超凡勢力推測,疑似斯洛文尼亞山脈中,出現通向異界的空間通道,魔獸集群正是從中而出?!”

    “雅拉,這是怎么回事?”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