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絕世神君 > 第685章 一心求死
    從黑袍人方才所言來判斷,蕭盤若是運氣好,沒有被夜刃殺手所殺,而是在此之前碰到了魔化人,那肯定是被魔化人帶回了魔化人城池內,短時間內并不會有性命之憂。

    但他若想要進入魔化人的城池尋找蕭盤蹤跡并不容易。

    混亂之獄共計數百座城池,先不說進入這些魔化人的城池本就存在一些兇險,就算沒有兇險,憑他一個人的力量一座一座城池的去尋找蕭盤也不知道需要耗時多久。

    所以,他決定先離開混亂之獄。

    然后,再借夜刃之手來尋找蕭盤。

    呆在混亂之地的夜刃殺手足足有上千人,上千名夜刃殺手一同尋找蕭盤蹤跡,顯然要比他一人尋找高效的多。

    不過,想要命令動上千名夜刃殺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雖是夜刃隱衛,但夜刃隱衛在夜刃僅僅只是一種地位的象征,恐怕還沒有那等資格,那等能量號令上千名夜刃殺手為其辦事。

    “界主令!太虛天帝!”江楓想到太虛天帝于太虛神殿所留的界主令。

    這塊界主令象征著八域界主身份,其原來主人為太虛天帝,太虛天帝本為夜刃八星界主,可號令夜刃在八域境的勢力。

    倘若太虛天帝真正意義上身隕,他僅憑夜刃界主令也根本無法做什么。

    但他知道,太虛天帝并沒有真正隕落。

    “我得先出去,回太虛山,入禁地,見太虛天帝。”江楓心中暗道。

    回太虛山,入禁地,尋求太虛天帝幫助,才有可能號令混亂之獄的夜刃殺手。

    想明白該怎么做后,江楓回過神來,面色肅然目光凝重的看向跪服在自己身前的黑袍人沉聲道,“我要離開混亂之獄!”

    黑袍人一頓愣神微微抬頭,錯愕的目光透過覆蓋在臉龐上的假面看向江楓,當其留意到江楓眼眸中的凝重之色,很快便明白了江楓的意思。

    僅是短暫猶豫,黑袍人便是翻手一現,一塊漆黑的令牌隨即出現在其手中。

    跟著,他便雙手托著這塊漆黑的令牌呈于江楓。

    江楓目光微凝,眼睛微微瞇起,伸手接過黑袍人手中漆黑令牌。

    這個時候,他也才看清,這塊漆黑的令牌正面刻有一個暗紅的‘夜’字,背面則是一個血色的‘殺’字。

    夜刃殺令!

    此令,便為夜刃殺令!

    黑袍人之舉,令江楓頗為滿意。

    他要離開混亂之獄,言下之意便是要夜刃殺令。

    “在大人完成殺人指標后,注入純元真氣于此令之中,將此令引爆,便可離開混亂之獄。”在江楓接過夜刃殺令后,黑袍人隨即一言,告知夜刃殺令的使用方法。

    只需達成殺人指標,注入純元真氣于夜刃殺令,將夜刃殺令引爆即可,這個使用方法并不復雜。

    手握夜刃殺令,江楓簡單查探一番,很快便

    是發現這塊夜刃殺令中藏有七十二個血色靈魂印記,這也就表明黑袍人此前已在混亂之獄誅殺七十二人。

    黑袍人原本只需再殺二十八人便可離開混亂之獄,但現在他卻將此令交給了江楓。

    為此,他不僅放棄了自己通過考核成為夜刃地字令殺手的資格,也放棄了離開混亂之獄的機會。

    “你放心,我很快便會再回混亂之獄,屆時再賜你一塊夜刃殺令,如果可以,我會直接舉薦你成為夜刃地字令殺手。”江楓沖著黑袍人微微點頭,口中承諾道。

    他知道對方是因為自己乃夜刃隱衛的身份才有此舉動。

    如若不然,對方哪怕明知不是自己對手,也定然會選擇玉石俱焚,摧毀夜刃殺令再與自己死戰。

    既然對方做出這樣的選擇,他當然也不會虧待對方。

    若力所能及,他會舉薦黑袍人直接成為夜刃地字令殺手,這也算是對此刻黑袍人相贈夜刃殺令的回報。

    “大人,不必了!”

    江楓一言語畢,黑袍人卻在此時起身一言,隨即退走兩步。

    此言此舉,令江楓不解。

    跟著,黑袍人突然調動自身純元真氣自斷全身筋脈的同時,舉起手中短劍指向自己的胸口。

    “你這是干什么?”黑袍人的舉動令江楓面色一變。

    黑袍人這是在求死!

    為何求死?

    即便沒有夜刃殺令,以黑袍人的能力,在混亂之獄也能保證一段時間不死。

    難道黑袍人不相信自己的承諾?

    認為自己不會再回來,帶他離開混亂之獄?

    “隱衛身份絕密,別說是玄字令殺手,哪怕是地字令、天字令殺手也無權知曉,我既然知道了大人夜刃隱衛的身份,自不能再活!”

    黑袍人平靜說著,言語之間毫無情緒波動,好似在陳述一件平常到再不能平常的事情。

    說著的同時,其手中短劍緩緩刺破胸口皮膚,刺入肌肉,刺出絲絲鮮血。

    “你可以當做不知道!”江楓眉頭微鎖,顯然是被黑袍人的這一個求死的理由驚住了。

    黑袍人求死,就只是這么一個簡單的理由?

    這算什么?

    “即便我不說,即便我當做不知道,但這一抹記憶依舊會永遠存在于我識海。若有朝一日,有強者將我擒住,強行探查我的記憶而令我無法反抗,大人的隱衛身份勢必隨之暴露,所以,我只能一死!”黑袍人嘴角隱隱抽搐了下,說著的同時,手中短劍再度陷入胸膛幾分。

    想要探查一名尊武武者的記憶很簡單,任何皇武武者都可以做到。

    但想要做到探查一名尊武武者的記憶而讓該尊武武者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卻很難,哪怕是連大帝境強者都做不到。

    或許,唯有天帝境強者才有此大能。

    所以,黑袍人擔心的是自己有朝一日被天帝境強者所

    擒,從而暴露自己夜刃隱衛的身份?

    這可能嗎?

    這神武大陸上的天帝境強者才有多少?

    如果說有這個可能,那這種可能也是微乎其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計。

    但黑袍人就是為了這微乎其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計的可能性選擇自殺,選擇為江楓,為夜刃保守這個隱衛的秘密。

    只有死人的記憶,才永遠不會被其他強者所探知。

    隱衛哪怕是天帝境強者,都無法做到探查死人的記憶。

    黑袍人眼神凌厲,求死之心決絕。

    或許,他在知道江楓身為夜刃隱衛的那一刻開始,就已抱著必死之心。

    是江楓低估了夜刃殺手,尤其是夜刃玄字令及以上層次殺手的素質。

    這種素質太可怕了。

    殺手?

    與其說黑袍人是殺手,倒不如說對方是死士!夜刃死士!

    很難想象,夜刃究竟是怎么培養出這種素質的殺手來的,又是怎么控制住這么多忠誠于夜刃,可為夜刃心甘情愿而死的殺手的。

    “大人!”

    黑袍人生機正在緩緩流逝,就在江楓短暫失神之際,他便再度開口,“如果可以,將我的劍帶回荒域安葬。”

    黑袍人雖是夜刃殺手,但同樣是一個人。

    即便,他將夜刃殺手的身份擺在自己性命之上,但在生命最后時刻,他依舊有著自己的私念。

    混亂之獄,終究是一片異域。

    他不想將自己的尸首留在這樣一片異域。

    他想要歸回故里。

    可惜,想把一個人的尸體帶出混亂之獄不容易。

    但帶著一把劍離開,卻不成什么問題。

    所以,黑袍人才有此請求。

    他也只有這樣一個請求,一個小小的請求……

    “我會連你的尸體一起帶回荒域安葬!”

    此刻,江楓神色亦是變得異常平靜起來。

    黑袍人求死之人如此之切,根本不是他能夠阻擋的,即便他此刻阻擋,黑袍人依舊會在其他時候選擇自我了斷。

    既是如此,他也沒有再阻撓的必要。

    他只能給黑袍人這樣一個承諾!

    其他人想要帶著黑袍人的尸體離開混亂之獄很難,但對他來說,卻不難。

    因為他有太虛神殿,只要他將黑袍人尸體放置在太虛神殿內,等他離開混亂之獄,自然也就能帶著黑袍人尸體離開。

    “大人,多謝!”

    得到江楓許諾,黑袍人也不深究江楓承諾的可靠性,僅是一語言謝后,便是將短劍一刺到底,刺入自己心臟,刺穿自己胸膛。

    跟著,黑袍人身軀便是直挺挺的倒下,血流一地,再無生機。

    “夜刃!”

    看著自我了斷的黑袍人,江楓忍不住呢喃起來,“夜刃,你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組織,究竟是要干什么?”

    夜刃勢力遍布八域,并且,絕不只是遍布八域。

    究竟是什么人組建這

    樣一股勢力?

    培養出這樣一股勢力的目的又是什么?

    只可惜,他雖是夜刃隱衛,知道的卻不多。

    即便是引薦他入夜刃隱衛的斗武閣主,恐怕知道的也不多。

    在收回思緒后,他便是兩步朝前,來到黑袍人尸體旁蹲下身子,在取下戴在黑袍人臉上的假面后,將之戴在自己臉上。

    夜刃殺令僅有七十二道血色靈魂印記,也就是說,他想要離開混亂之獄,還需要在混亂之獄誅殺二十八人。

    他的選擇,自然是誅殺混亂之獄的魔化人。

    所以,他只能暫用夜刃殺手的身份,戴上這副面具,也可一定程度上避免其他夜刃殺手來找自己麻煩。

    (本章完)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