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至尊龍婿葉辰蕭初然 > 第784章 借刀殺人
    第784章借刀殺人

    由于強冷空氣的緣故,燕京的氣溫在夜晚驟降,天空中飄起了鵝毛大雪。

    葉辰的手機收到了一條推送,說是燕京發布了今天夜間到明天白天的暴雪藍色預警。

    葉辰穿著單衣,邁步走出客房的陽臺,腦子里想的,全是自己的父母。

    明天,就要去給父母掃墓了。

    這件事在他心里,擱置了十八年,每每想起都如鯁在喉。

    就在他陷入沉思的時候,忽然聽見顧秋怡的聲音:“葉辰哥哥,你穿這么少不冷嗎?”

    葉辰回頭一看,顧秋怡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進了房間,來到了陽臺門口。

    顧秋怡忙又解釋:“不好意思啊葉辰哥哥,我剛才敲門了來著,一直沒人應,所以我就自己推門進來了。”

    葉辰微微一笑,輕輕點了點頭:“沒事,你跟我之間還要這么客氣做什么?”

    顧秋怡忽然間,俏臉浮上兩朵紅霞。

    她走到葉辰跟前,開口問他:“葉辰哥哥,你剛才是在想事情嗎?”

    葉辰點點頭:“在想點以前的事情。”

    顧秋怡輕輕摸了摸他的手,隨后便牽著他沒有再松開,口中感激的說:“葉辰哥哥,我爸爸的病情,多虧了你了,謝謝你救了他的命!”

    葉辰由衷的說:“囡囡,顧叔叔是我爸爸的好兄弟,也是我尊敬的長輩,我于情于理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病重,我若沒有能力也就罷了,既然有這個能力,自然是要救他的。”

    “嗯呢!”顧秋怡重重的點了點頭,說:“葉辰哥哥,你這次在燕京能呆幾天啊?不會明天陪我爸爸開完董事會、給葉伯伯葉伯母掃完墓之后,你就要回去了吧?”

    葉辰說:“我后天還有點私事,忙完之后就要回去了。”

    顧秋怡表情一下子有些遺憾和傷心,她抬起頭來,用清澈而又熱切的眼神看著他,開口問:“葉辰哥哥,你不能再多留幾天嗎?這眼看就過年了,要不你就在我家過完年再走唄?”

    葉辰訕笑一聲:“過年還有二十來天呢,我要是一直不回去,沒法跟你嫂子交代。”

    顧秋怡俏臉氣鼓鼓的說:“我可不承認她是我嫂子,而且你也不真是我哥哥,你是我從小就認定的未婚夫!”

    葉辰無奈搖頭,笑道:“行,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顧秋怡忽然覺得有些掃興,暗忖:“每次跟葉辰聊天,他總是要用各種方式提醒我,他已經結婚的事實!可是,他難道不知道,父母之命大于天嗎?起碼我這么多年都是這么告誡自己的,為什么他就不能像我一樣呢?”

    想到這,顧秋怡不禁嘆了口氣,握著葉辰的手,又不由使了些氣力,語氣帶著幾分哀怨的說:“葉辰哥哥,你是葉家少爺,又這么有本事,小小的金陵,容不下你的,早晚你還是要回到燕京來。”

    葉辰微微一愣,淡然道:“回不回來的,以后再說吧。”

    ......

    這一晚,葉辰做了個荒誕的夢。

    在夢里,他的父母并沒有去世,他還是那個葉家少爺,而且已經長大成人,在燕京受萬千矚目、可呼風喚雨。

    在夢里,他穿著得體的西裝,帶著新郎的胸花、領著一支豪華車隊,來到顧家的這套超大別墅。

    而別墅里,顧秋怡穿著圣潔的白婚紗,坐在自己的閨房床榻之上,笑魘如花的看著自己。

    隨后,一幫自己并不認識的年輕男女慫恿著自己到處找尋顧秋怡的紅鞋子。

    當他找到顧秋怡的紅鞋、并親手幫她穿上之后,畫面就立刻閃到了婚禮現場。

    夢里的婚禮,盛大到了極致。

    葉辰的父母都在,臉上一直掛著開心慈祥的笑容。

    當婚禮的音樂聲響起,顧言忠牽著顧秋怡的手,邁步走到了他的面前,笑著將顧秋怡的手交給了他。

    隨后,兩人說了結婚誓言、互換了婚戒、彼此親吻對方。

    再接著,司儀便讓顧秋怡背對著伴娘,拋出手捧花。

    可是,搶到手捧花的,竟然是蕭初然!

    而蕭初然搶到手捧花,并沒有半點高興的神色,相反,她的表情還十分幽怨......

    葉辰與她四目相對,不由得打了一個激靈,驟然間睜開眼睛,才發現原來只是做了一場夢。

    他被夢中的荒誕所震驚,整個人愣了幾分鐘才逐漸回過神來。

    眼看窗外的天色漸亮,他嘆了口氣,便起床洗漱了一番,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樓下,林婉秋正在和傭人一起準備早餐。

    顧言忠已經早早起來,精神健碩的坐在客廳,端著一杯咖啡,看著今天早晨最新的報紙。

    這年頭還喜歡看報的人,已經不多了。

    顧言忠便是其中一個。

    眼見葉辰下樓,他立刻笑著沖他招手,笑著說道:“辰兒,你來!”

    “好的顧叔叔。”葉辰應了一聲,便邁步走了過去。

    沙發上,葉辰坐在了顧言忠身邊。

    顧言忠則將手中的報紙遞給他,笑著說:“你看頭版。”

    葉辰接過報紙,看向頭版頭條,上面赫然一行大字:“顧氏集團董事長病危,萬億集團恐將群龍無首。”

    葉辰不由皺了皺眉,說:“這家報紙說話也太不負責任了吧?”

    顧言忠微微一笑,道:“這肯定是我那兩個弟弟搞的鬼,先放出我病危的風聲去,然后讓股民和市場對顧氏集團失去信心,讓證券機構下調對顧氏集團的股價及業績預期,那樣一來,顧氏集團的股價必然會引發下跌。”

    說著,顧言忠看了看腕表,笑道:“現在是八點半,還有一個小時開盤,到時候,顧氏集團下轄所有上市公司的股價,一定都會暴跌,甚至直接跌停。”

    葉辰不由皺眉:“顧叔叔,他們也是顧氏集團的股東,這么搞,不是損失自己的利益嗎?”

    顧言忠搖頭笑道:“對大股東來說,股價跌一點,其實很無所謂的。”

    說著,顧言忠解釋道:“你看,如果現在因為我病重的消息,導致股價下跌,最著急的是散戶和小股東,他們眼看著手里的錢變少了,肯定會通過各種渠道來表達不滿;”

    “而股價又是因為我重病才下跌的,這個鍋肯定是要我來背,所以到時候,他們就可以更好的煽動其他股東來一起逼我讓位,因為現在市場對我不放心,只有我讓位了,他們才能夠松一口氣。”

    “一旦他們成功達成目標、把我從董事會里踢出去,那股價到時候還會漲回來,所以對他們倆來說,基本沒什么實際損失,這一招,叫借刀殺人。”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