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至尊龍婿葉辰蕭初然 > 第775章 俱往矣
    第775章俱往矣

    關于葉家風水以及遷祖墳的事情,葉辰并沒有太過在意。

    他對葉家的人和事,其實沒什么興趣。

    一直以來,關于葉家,他其實只關心兩件事。

    第一,父母葬在哪里、自己能否去祭拜;

    第二,父母究竟為誰所害、是不是葉家人。

    至于葉家其他的事情,他根本不想往腦子里帶。

    所以,在聽顧言忠介紹完葉陵山的情況之后,葉辰便問:“顧叔叔,我能去葉陵山祭拜嗎?”

    顧言忠說:“葉陵山是你們葉家的祖墳、是風水重地,平時葉家對那里管控非常嚴格,外人根本進不去,連我去都要提前跟葉家人打招呼、約時間,不過你是葉家子嗣,打個招呼應該就可以直接去了。”

    葉辰搖了搖頭,說:“顧叔叔,實不相瞞,我不想讓葉家人知道我已經來了燕京,暫時還是不想跟他們有過多接觸。”

    顧言忠想了想,便道:“那這樣吧,我待會跟你大伯打個電話,就說我想去祭拜一下你父母,讓他跟下面的人打個招呼,然后你稍微喬裝一下,跟我一起過去就行了,畢竟你長得跟你爸爸太像了,葉家長你一輩的人要是見到你,一定能認出來。”

    葉辰急忙起身,向顧言忠深深鞠躬:“顧叔叔,謝謝您成全!”

    顧言忠慌忙起身攙扶,顫聲說道:“辰兒,你......你這是做什么啊,你是我們家的大恩人,這點小事你何苦向我行禮......”

    葉辰神色肅穆的說:“顧叔叔,事關我那身故的父母,對我來說都絕非小事,我父母去世十八年,我都不曾去墳前吊孝,實乃不忠不孝,您能成全我、給我這個盡孝的機會,對我來說意義重大,[筆趣閣 www.sbiquge.xyz]我怎能不向您行禮呢!”

    顧言忠一聽這話,急忙自責的說:“哎呀,是我說錯了話,這確實不是小事,你放心,叔叔明天就帶你過去!”

    一旁的林婉秋說:“我跟囡囡也一起去吧,要是就你們爺倆去,葉家人很容易會起疑心的,畢竟咱們家什么情況,葉家人也很清楚,咱們家除了你之外,也沒有什么年輕男人。”

    顧言忠說:“這個倒是不要緊,可以讓辰兒來偽裝我的司機。”

    林婉秋點點頭,但還是堅持道:“那我們娘倆也跟你們一起吧,我也有小半年沒去看過葉大哥和葉大嫂了。”

    “是啊!”顧秋怡也急忙說道:“爸,你就讓我跟媽也一起去吧!”

    顧言忠點了點頭,說:“行,那明天就一起去!”

    說完,他想了想時間,又道:“這樣,上午我跟辰兒先去集團開董事會,你們倆就在家等著,開完會我們就過來接上你們一起過去。”

    林婉秋當即答應下來,道:“好!”

    ......

    推杯換盞間,葉辰與顧言忠便干掉了那瓶四斤重的茅臺酒。

    酒足飯飽,兩人情緒也很高漲,于是顧言忠便拉著他,在書房里翻看了許多珍藏的老照片。

    這些老照片,都有葉辰爸媽的身影,最早的照片,是葉辰父母剛結婚,還沒有葉辰的時候。

    葉辰的父母,單從長相上來看,也是絕對的人中龍鳳。

    葉辰的父親英俊瀟灑、母親美艷大方,尤其是葉辰媽媽的美貌,就林婉秋都無法與之相提并論,無論在哪個年代,都是鶴立雞群的存在。

    只可惜,當年那對名動燕京的金童玉女,如今早已俱往矣,留下的只是斑駁的影像與殘存的記憶。

    那時候顧言忠還沒結婚,所以婚禮上,他單獨站在葉辰爸爸身邊,與葉辰的父母拍了一張合影。

    再接著,是顧言忠與林婉秋婚禮上的照片。

    他的婚禮,葉辰的父母都到場祝賀。

    所以,他們四個人拍了一張合影。

    再然后,是葉辰出生,照片上的四個人變成五個人,他被媽媽裹在襁褓之中、抱在懷里。

    而后,顧秋怡也降生了。

    于是,照片變成了六個人。

    這六個人,從兩個孩子都在襁褓中,變成了葉辰站在父母身旁,再到顧秋怡也站到了父母身邊。

    而后,就有了兩個孩子的合影。

    葉辰比顧秋怡高半頭,所以看起來像個大哥哥,而顧秋怡則像個小妹妹一樣,緊緊的跟在葉辰的身邊。

    有意思的是,兩個人的合照中,每一張顧秋怡都緊緊的抓住葉辰的胳膊,表情非常開心幸福。

    而一旁的葉辰,總是有點故作矜持的味道,故意想跟顧秋怡保持幾分距離。

    顧言忠一邊給他看著這些老照片,一邊感嘆道:“真沒想到啊,時間竟然過得這么快,一轉眼,你都已經這么大了。”

    葉辰看了這么多父母的老照片,眼眶紅紅的,幾次都險些流下淚來,但還是硬生生的忍了回去。

    顧言忠見此,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說:“辰兒,你父母泉下有知,若是知道你平安的消息,一定也會非常開心的。”

    葉辰點點頭,感慨道:“只是我覺得有些無顏面對他們,這么多年不曾祭拜過他們,心中慚愧,而且,這么多年也并未作出什么傲人的成就、對不起父母的栽培。”

    “別這么說。”顧言忠認真道:“你父母一生豁達,也從未有過望子成龍的寄托,他們本就是人中龍鳳,所以對你的期望,一直是希望你能夠健康快樂的長大,一輩子不要有什么憂愁與煩惱。”

    說到這里,顧言忠微笑著說:“你知不知道,你媽特別喜歡金庸小說里的李莫愁這個名字,覺得這名字起的特別好,只是書里的李莫愁不是什么好人,你沒出生的時候,你媽就開玩笑說過,如果你是個小姑娘,那她就給你起名莫愁。”

    葉辰會心一笑,想起媽媽,心里一陣暖流。

    媽媽確實像顧言忠說的那樣,從來沒希望自己成龍成鳳,從小就告訴自己,人活著就是要開開心心,做個善良正直的人就夠了,成就與地位都不重要。

    與顧言忠聊了一下午,林婉秋進來送水果的時候,對葉辰說:“辰兒,客房已經給你準備出來了,在二層囡囡的房間隔壁,你中午喝了這么多酒,待會還是回房間休息一會,要是有什么事,你直接找囡囡就好。”

    “好的。”葉辰點了點頭:“謝謝您林阿姨。”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