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逍遙小書生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姑爺,你衣服呢?
    院子里面,老方和小翠聊的火熱,對于群玉院和某位叫做小紅的姑娘,兩個人有著聊不完的共同話題。

    畫室之中,李易思索了片刻,開始繼續繪制樣圖。

    除此之外,他同時也將每一種服飾背后的故事寫了出來,沒有就編,只要想象力足夠,七仙女和嫦娥穿什么樣子的衣服他都能畫出來。

    要讓穿衣不僅僅只是為了遮體避寒,要講情懷,要讓京都的女子們每天早上起床之后,首先想到的是今天到底是要走織女風仙女風還是要走嫦娥風,走仙女風的話,紅橙黃綠青藍紫,穿哪一個系列才能更好的體現出自己的心情?

    女人的衣柜永遠都缺少一件衣服,他們要做的,就是造福廣大女同胞,將她們缺少的那一件衣服補上。

    女子的服裝在不斷的進步,染料也更加趨于多樣化,景國服裝界的改革已經初具苗頭。

    畫室中,曾醉墨坐在一邊,將李易畫好的樣圖拿過來,翻看的同時,偶爾也會在上面添上一些東西。

    她改動過的,李易就不用在看了。

    自己最多只能算一個抄襲狗,對面可是真正的大師級人物,只是缺少一個圖書館,見識被時代局限了而已。

    李易畫完了一幅畫,抬頭看了一眼屋外,隨口說道:“午時快到了,你是不是要出去走一走?”

    曾醉墨放下畫,看著他問道:“為什么?”

    “你不是每天……”李易說了半句,忽然不說話了。

    曾醉墨目光注視著他,問道:“你怎么知道的?”

    她每天是有午飯之后,在巷子里走走的習慣,一方面是為了消食,另一方面,則是想多看看京都女子的穿著,尋求一些靈感。

    然而這個習慣使兩個月之前才養成的,他又怎么可能會知道?

    李易低頭作畫,裝作隨意的說了一句:“咳,是小翠告訴我的。”

    “咳那一聲的意思是,你要想著怎么編理由了。”曾醉墨看了他一眼,說道:“我去問問小翠。”

    “咳,咳,其實是對面茶館的那些人告訴我的。”李易抬頭看了她一眼,說道:“你知道的,你和若卿姑娘身份特殊,前段時間又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周圍是有很多人在看著的。”

    “這次你咳了兩聲。”曾醉墨看著他問道:“我前幾次看到的人,真的是你?”

    “不是。”

    房間里面陷入沉默。

    老方從外面走進來,說道:“姑爺,今天下午要去王家談事情,時間不早了……”

    還有許多圖樣沒有畫出來,李易想了想說道:“你差人去王家說一聲,就說我今天有事,明天再去拜訪。”

    “那,好吧……”老方無奈的搖了搖頭,向屋外走去。

    “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曾醉墨站起來說道:“看了這些圖樣,我心里面也有了不少想法,剩下的我來畫吧。”

    李易揮了揮手,說道:“無妨,也不是什么大事,遲一天沒什么,你昨天沒睡好,先去休息吧。”

    曾醉墨點了點頭,轉身走出畫室。

    “方大哥,你真的見過……,這么大的琉璃球啊!”

    院子里面,小翠眼睛滿是光彩,有些崇拜的看著老方問道。

    老方擺了擺手說道:“那是當然,拳頭大小的琉璃球都不算什么,更大的我也見過。”

    小翠臉上的表情更加崇拜了,問道:“那拳頭大的琉璃,能賣多少錢啊?”

    老方的臉上露出笑容,說道:“你猜?”

    “一百兩?”小翠試探的說道。

    “一萬兩!”老方指著她手腕上的手鏈說道:“你可別小看你手上戴著的這東西,至少也值三千兩銀子的。”

    小翠臉上的表情僵住,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手腕上那一串漂亮的珠子。

    老方臉上露出肉疼之色,說道:“一萬兩啊,被王永那個敗家子摔碎了,要不是姑爺不計較,我非得好好教訓他一頓!”

    “王永……王家。”曾醉墨站在廊下,向屋內看了一眼,喃喃道:“洛川王家?”

    小翠已經將手上的珠子摘了下來,小心的包好,有些不解的問道:“方大哥,為什么啊,一萬兩銀子,能買好多好多好多東西呢,弄壞了東西,應該叫他們賠的。”

    老方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說道:“是啊,姑爺說那個賣蘋果的洛川王家,是景國最有錢的家族,這一次和他們談生意,要涉及至少兩百萬兩以上的銀子……,呸,有錢又怎么樣,弄壞了東西都不知道賠,人渣……”

    “洛川王家……”

    曾醉墨深吸口氣,輕聲的吐出了這四個字。

    ……

    ……

    曾姑娘居然端了一杯熱茶過來,李易今天被扎的千瘡百孔的心終于有了那么一點點的安慰。

    只是這一次她卻是沒有離開,坐在一邊的另一張桌案上,似乎是在繼續昨晚并未完成的圖樣。

    李易看了一眼之后就沒有再看,還有很多圖樣需要畫,有了圖樣之后,接下來就是縫制的問題,至少半年之內,不用她一個人再這么辛苦了。

    不知道畫了多少幅,旁邊的宣紙已經有厚厚的一沓了,李易放下筆,舒展了一下身體,抬起頭時不由的微微一怔。

    只見她雙手疊放在桌上,將頭枕在上面,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睡著了。

    即便是在睡夢中也能看到她眉間的那一絲疲憊之色,過了卯時之后,溫度就有些低了,李易起身走過去,將外袍脫下來,輕輕為她披上。

    他低頭看了許久,看著那一張許久不見卻仍然異常熟悉的臉,表情有些復雜。

    “對不起,你沒有看錯……”

    他小聲的說了一句,腳步極輕的從房間里面走出去,天色已經有些發暗,老方趴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對著天邊的晚霞失神。

    “走了。”

    李易走到他的身旁說了一句,老方陡然驚醒,猛的站起來,正要跟著他離開,卻像是發現了什么,臉上露出震驚之色:“姑爺,你衣服呢!”

    兩人踏出院門的同一刻,略微有些昏暗的房間之中,女子睜開了眼睛,黑暗中,有什么東西比琉璃更加晶瑩。

    ……

    ……

    “不能送啊……”

    老方有些郁悶的撓了撓頭,小紅的生辰快到了,本來是準備送她一些琉璃飾品當做禮物的,可是聽了姑爺的話,他又有些猶豫。

    一個在青樓打雜的女丫鬟,要是身上的首飾加起來能夠買好幾座這樣的青樓,是不是略微有那么一點點的張揚?

    他又不能每時每刻都在她身邊,萬一遇到什么見財起意的家伙……

    “還是等以后送吧。”老方嘆了一口氣說道。

    搖了搖頭,打算回家的時候,身后傳來了一道聲音。

    “方大叔,你過來一下,我有些話想問你。”

    老方回過頭,看到站在院子里的女子,怔了怔之后,立刻快步走了過去,問道:“大小姐,什么事情?”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