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永恒圣帝 > 第1402章 抬手滅敵!

    第二關的天穹上,出現了一扇宏偉的光門,乃是傳送光門,很是巨大,并且撕裂開了長空,將遙遠的試煉一幕傳送過來。;樂;文;小說 .lw+xs.

    然而跟第一關的試煉天地不相同的是,這不是一片試煉天地,而是整片星空,真正的試煉就在星空中。

    并且見到,那片星空中有著一片片天地在沉浮,而且每一片天地都是殘缺的,沒有完整,有著無數崩碎的星辰,有著黯淡的星河環繞,也有著諸多殘缺而巨大的大陸在橫亙......

    一切的一切都呈現出那里昔日必然是一處戰場,而且不是一般的戰場,曾經存在過最可怕的大戰。

    “通往第三關的道路就在前方,隱沒其中,你們需要尋找出來。而且這些都是昔日神戰留下來的戰場,乃是終極古路開辟留下的戰場,曾經殞落過不少強者,更是進行著真正的君王大戰,是整條古路上史上最激烈的大戰之一。”

    這個時候,一道模糊而恐怖的身影出現了,氣機壓蓋滿蒼穹,正是第二關的護道者大能,其音淡漠,悠悠蕩漾,響徹整座古城,為諸強講及試煉的諸般相關訊息。

    第二關的試煉之地昔日曾是一片可怕的神戰場之地,歷經過終極古路初期最可怕的大戰之一,曾有著太古君王在那里發動征戰,并且太古君王之下也有著諸天大能在追隨征戰,驚天動地,無比慘烈。

    而今星空中留下的各個殘缺天地,正是昔日那些遠古大能給留下來的。

    那一戰,不僅僅只是大戰,也殞落了不少遠古大能,甚至他們各自的本源內天地都撕裂了,伴隨著殞落而留在了這片星空中。

    后來經過很多年,逐漸成為了一處秘境,也被終極古路的無敵者出手,將之化作了一處終極古路試煉秘境。

    通往第三關的道路,就在這片試煉秘境中。

    當然這些殘缺天地中有著昔日大戰的殺機,有著可怕的禁地,甚至有著從中孕育出的可怕大兇,自然也有著昔日大戰留下來的各種秘寶,乃至是存在著大能級本源甚至是那位太古君王的大道秘寶,可謂是充滿了危機。

    危險之中同樣充滿了各種機遇。

        “你等出發吧,但還是那一句,若是感到危險可以折返回來,第二關古城可護佑安全,只是休想前往終極古路后方,并且無法回歸本來的古宇宙,你等慎重選擇。”護道者說了一句話后,便消失了。

    唰唰唰——

    第二關古城中,一道道古路試煉者的身影立刻就沖天而起,沖向了那扇光門。

    當中,為首者赫然就是血荒八騎、血衣樓主、九劍王等一批種子級強者,率先地沖向了光門。

    龐山以及葉晨也被提前放出來了。

    其他上千位古路試煉者都沖向了試煉秘境中,葉晨混入其中,但沒有人膽敢忽視他,因為不久前的夜里一戰充分地說明一切了,最起碼也是一位最強人杰。

    突然間,葉晨眉頭微皺,因為他感受到了一股殺機在彌漫,遙望過去,發現赫然正是騎著暴龍的龐山,正是回頭冰冷地看著自己,充滿了殺意。

    葉晨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而后不曾理會。

    若是到時候真的跑上門來,他不介意送他去死。

    沖出了光門后,就是真正的星空試煉秘境,遍布著大量的殘破星骸,當中更有著一片片殘缺的天地在沉浮,顯得沉寂,跟想象中的危險有著很大的差距。

    然而正是如此才讓人為之提防。

    終極古路第二關中的上千位古路試煉者都沖向了那片星空中,因為通往第三關的古祭壇就隱藏在其中,需要他們去尋找出來。

    唰唰唰——

    一道道強大的身影沖天而起,根本就無所畏懼,沒入了眾多的殘缺天地中。

    沒有人知道真正的古祭壇到底隱藏在哪里,但誰都不敢真正地大意,諸強都分工合作,一個個沖入了那些殘缺天地中,一個個地區尋找出來。

    然而,想象中的危機并沒有馬上就出現了,相反,一切都顯得平靜。

    眾多古路試煉者都陸續地沖入了一個個殘缺天地中進行著探索。

    就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感覺到身上一沉,而后就浮現了有著無形的大道規則在降臨,并且構建出了一條條大道枷鎖,束縛在每一個古路試煉者的四肢上,沉重無比,強大如諸強都感覺到渾身沉重了很多。

    甚至對于很多古路試煉者而言,更是行動困難了很多,再也不似得以往那般活動自如。

    很顯然,這是試煉秘境中的規則,所有的古路試煉者進入其中都要受到這樣的規則束縛,這一切都是為了試煉,讓試煉難度一下子就提升了好幾倍。

    嘩啦啦——

    自然,葉晨身上也有著這樣的大道枷鎖在束縛著,四肢都顯得沉重了好一些,但也僅僅只是如此,即便他的境界修為暫時下跌了,但不代表他的混沌圣體都下跌了,已然強大得近乎超越大能之上。

    可怕的四條大道枷鎖束縛在四肢上,并沒有給他造成多少的影響。

    唰——

    一個縱身而已,他就沖入了其中一座殘缺天地中。

    那是昔日一位因大戰而殞落的遠古大能天地中,盡管因為大戰而導致整片天地都變得殘缺起來了,但并不缺乏著應有的生機,相反經過歲月的演變以及終極古路上的無敵者出手,重新孕育出全新的生機,與尋常的大能天地無二,并且當中不時有著一聲聲的獸吼咆哮不斷地起伏。

    葉晨根本沒有飛入其中一次次地進行搜尋,而是二話不說,眉心生光,強大的神魂之力直接擴散。

    依舊是媲美遠古大能的絕對神魂之力,眨眼間就覆蓋住了這片殘缺天地。

    這片殘缺天地中的一切種種信息都盡收腦海中。

    自然,如同預料之中,根本就沒有通往第三關的通道。

    唰——

    葉晨直接劃破虛空離開,前往下一個殘缺天地。

    唰——

    下一刻,他就邁步進入第二片殘缺天地中,磅礴神識閃電般地覆蓋,一切都顯得無聲無息,搜尋了一遍。

    結果依然沒有,不過倒是發現了幾截古代大能征戰留下的殘缺不朽古兵,經過歲月的流逝,不朽神性流逝了大半,剩余的不可能太多。

    不過這樣依舊是很強大的道兵,畢竟是昔日的不朽古兵,只要激活剩余下來的不朽神性,能夠發揮出很大的作用,可以斬殺一般的天王。

    只是葉晨直接收取扔進混沌大鼎中,以混沌道火焚燒煉化,化生出當中僅存的不朽神性,化入混沌大鼎中,使其更加地沉凝不朽。

    當中還發現了一片熒光流轉的藥園,并不缺乏者相應的珍貴天材地寶,都在數以千年以上,也不乏真正的萬年藥寶。

    更為重要的是,當中甚至存在著一株特別的藥靈,這可是凌駕于萬年藥寶之上,誕生出了屬于自己的靈智,效果比起萬年藥寶更是優勝得多了。

    其中寶光熠熠,也被其他古路試煉者給發現了,幾乎一個個都眼紅瘋狂了。

    要知道達到了天王境后,無論是天材地寶還是萬年藥寶,對于他們而言,藥效都銳減了很多倍,唯有更勝其上的藥靈抑或是真正的高階丹藥,對于他們才有著真正神效。

    如同這一株數以萬年藥齡以上的藥靈便是如此,不但流轉著五光十色的熒彩,而且更為重要的蘊含著藥效可以化解絕大部分的道傷,哪怕就是對于太古君王都有效,甚至基本上可以延命至少上千年以上。

    這等珍稀無價的藥靈,自然令人窺覷了,不知道多少古路試煉者都聞到了那股藥靈之香,心懷窺覷。

    不愧是遠古大能的本源天地,即便是殘缺后,但依舊孕育出了這等無價藥靈。

    很多古路試煉者都心動眼紅,幾要沖過去了,但是葉晨唰地一聲地就出現了,一把抓住在手了,任由那株藥靈誕生了靈智,并且擁有著可怕速度也不行,葉晨掌握著最驚世的天下極速,誰人可及?

    見此,不少古路試煉者看清楚出手者正是葉晨后,都紛紛退縮了,因為他們都明白這是一個能夠跟龐山這樣的最強人杰正面碰撞而不落下風的最強者之一,誰敢輕易招惹?

    然而也有著相當一部分的古路試煉者是葉晨跟龐山被關押在城牢中才追趕過來的,不清楚葉晨的真正戰力,此刻都冷哼:“我道是誰,原來是被關押在城牢中的兩個試煉者之一,趕緊將藥靈交出來,可以饒你一命不死。”

    “呵呵,藥靈并非可以被關押城牢中的庸人所有,交出來吧,否則你只有死路一條!”

    “是選擇交出來,還是選擇送死,我想你應該很明白怎么做的。”

    足足能有九位古路試煉者圍上前了,個個都顯得器宇軒昂,都是一域的年輕雄主,很是強大,最起碼也能有輪回級的戰力,當中更有三人更是踏入天王境內,毫無疑問是一股相當可怕的力量。

    其他心知葉晨戰力的古路試煉者也沒有開口阻止,自然是抱著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念頭。

    或許可以借助雙方大戰兩敗俱傷的情況,趁機搶奪得到那一株藥靈。

    “不想死就滾!”

    葉晨話語很少,然而一旦開口卻是強勢無比,睥睨諸雄,完全不將九大試煉者放在眼內,。

    “好好好,好一個狂妄的試煉者,真以為自己是年輕至尊還是帝子?竟敢這般地開口,呵呵!”

    那幾位古路試煉者都神色冰冷下來了,當中一位尤為顯得頭角崢嶸的黃金甲男子冷聲開口,更是大步走上前,舉起手中的黃金神劍怒劈出去,當中有著萬重黃金劍芒沖過去,淹沒一方天地,乃是可怕的劍道神通。

    “區區劍道,也敢班門弄斧?”

    葉晨冷哼,他雖然不是真正修煉于帝族葉家的帝經者,但也修煉過一些,那等劍道神通才是真正的絕妙無邊,眼前的相比起來相差太遠了。

    他屈指一彈,便是靈犀劍指,同樣是萬重劍芒,但是可怕上太多倍,直接崩解了對方的萬重黃金劍芒,并且席卷過去,讓黃金甲男子駭然,閃電般地倒退,不敢觸及。

    “好可怕的一個人,一起上!”

    黃金甲男子感受到葉晨的真正強大之處,不敢輕視大意,連忙招呼著其他八位同伴都一并沖上去。

    九大古路試煉者,三人是天王,另外六人也是出于輪回級戰力的恐怖人物,并且手持著天王道兵,能夠動用出部分天王境戰力,每兩人就等若是一位天王出擊,可以說是六大天王在攻伐著葉晨。

    然而葉晨是誰,真正的帝子級至尊天驕,更是混沌圣體,神色冷漠無比,大步而至,身后出現了一方黃金燦燦的古老大世界,赫然正是五行金界,數之不清的黃金道兵沖開去,像是一片流星雨般,將對方所有的道法都直接破滅了。

    他龍行虎步,穿梭其中,一巴掌拍出去,猩紅的大道枷鎖嘩啦啦作響,卻影響不了他多少,直接就將一個輪回級的古路試煉者以及手中天王道兵拍了個粉身碎骨,徹底絕滅。

    可怕!

    其他八位古路試煉者都驚駭不已,并且與此同時,葉晨來到了第二位古路試煉者的面前,那更是一位天王,直接天王道兵都全面復蘇,轟擊開去葉晨。

    然而葉晨大手一張,就將這件天王道兵輕易地握在手心中,任其如何爆發也沒用,無法撼動他手掌絲毫,最終大手猛地用力一握,轟地一聲巨響,天王道兵徹底會湮滅成灰,一切都顯得如此地風淡云輕。

    “快走!”

    其他幾人見到這一幕那里還敢對抗,這個人分明又是另一位最強人杰,而且還強得那么可怕,天王道兵都不堪一擊了,他們還有誰能夠抵擋住此人的一巴掌。

    “想逃?只是逃得了么!”

    葉晨嘴角勾勒起了一抹冰冷的笑意,從五行金界中取出了一把黃金神弓,當中更是出現了一根根黃金箭,彎弓搭箭,狀若滿月,轟然射出!
30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