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武煉巔峰 > 第四千九百二十六章 墨巢
    第三場戰斗還沒開始,墨族之間倒是爭執了起來。

    接連兩場戰斗他們都看在眼中,尤其是第二場,楊開也有傷在身,實力必定大打折扣,在墨族看來,這第三場他如論如何也不可能再勝。

    這是真的要撿便宜了,誰也不愿錯過。

    怒焰雖然樂呵呵地在觀望,但心里其實也是有些忐忑的。楊開確實給了他可以再戰的暗示,也確實表現出了強大的戰力,但到底能不能打贏著第三場,怒焰心中可沒底。

    這要是輸了,那可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不過事已至此,只能繼續下去,這畢竟事關一千墨幣,如果此法可行,那他日后便再不必為墨幣發愁。

    墨族們爭執不休,最終還是決定按照原先的規矩來,讓楊開自己選擇對手,他選了誰便是誰,其他人不得有異議。

    第三場戰斗開始,所有人都緊密關注著,怒焰更是顯得有些緊張。

    而戰場內的情況也是瞬息萬變,兩個墨徒彼此間你來我往,打的無比激烈。楊開更是再一次化出半龍之身,一副底牌盡出的樣子,卻依然戰的渾身浴血,岌岌可危。

    怒焰一顆心直往下沉,幾乎以為自己這邊要輸了,而對手那邊則是大喜過望,貌似已經看到自己收服一個新的強大墨徒的場景。

    然而變故總在不經意間出現,明明占據著優勢的一方忽然急轉直下,反而連戰三場的楊開雖形容狼狽不堪,卻是越挫越勇。

    當那對手被狠狠從天空中轟下倒地,半晌不起的時,滿場靜謐下來。

    楊開也從天空中一頭栽下,但最終還是勉力穩住了身形,臉色蒼白如紙。

    “贏了!”怒焰身邊,丁四一聲低喝。

    怒焰更是哈哈大笑起來,一直緊張的心情終于得到舒緩。

    對方遞過來一枚空間戒,怒焰接過,清點一番,確定一千墨幣無誤,微微一笑道:“承讓!”

    那墨族臉色淡然,一千墨幣的損失雖然有些肉疼,但也不至于傷筋動骨,微微頷首道:“有沒有興趣再打一場?”

    怒焰當即搖頭,他雖然把楊開當成搖錢樹,但也不是傻子,楊開如今這狀態根本沒辦法再戰了,再打的話肯定要輸了,如何肯答應?

    那墨族道:“兩千墨幣。”

    怒焰繼續搖頭:“五千也不打!”不過卻沒把話說死,笑望著對方道:“下次吧,下次有機會,再讓他們切磋。”

    轉頭吩咐丁四:“把人帶回來。”

    丁四領命而出,飛身朝盆地落去,將楊開帶回。

    怒焰并沒有多做停留,領著自己的幾個墨徒返回之前休息的地方,又賜下一些修行恢復的物資,讓楊開自顧療傷去了。

    三場戰斗,楊開給他帶來了一千六百墨幣的收入,雖然不算太多,但這可不是一次性的買賣,多來幾次,還怕沒有墨幣嗎?

    望著一旁盤膝打坐的楊開,怒焰似乎看到了一條生財之道。

    數日后,怒焰再次領著楊開等人來到那賭斗場。

    有過第一次的經驗,怒焰這次對楊開明顯有更大的信心。

    雖說數日前楊開三戰三勝,彰顯強大的實力,許多墨族和墨徒也都知道他不好惹。

    但誰都有僥幸之心,想著萬一自己這邊能撿個便宜呢?反正就算打輸了,損失也不算大。

    是以楊開這邊一入場,便有墨徒聽從號令,飛身落入了盆地中。

    怒焰的規矩沒有變化,三場爭斗皆是生斗,賭注一次比一次多,第一次依然是一百墨幣,第二次五百,第三次一千。

    下場的墨徒一次比一次數量要多,每一次都是楊開隨意選擇自己的對手。

    又是三戰三勝的結果!怒焰再一次收獲一千六百墨幣,喜不自勝!

    接下來的一月時間,每隔數日,怒焰便要領著楊開前往賭斗場一次,每一次都是同樣的經歷。

    而楊開也從未讓他失望過,這個墨徒絕對是他最大的寶藏,將會給他帶來龐大無比的財富。

    他暗自慶幸,當初在那墨云之中歇腳,竟無意間撿了這個一個奴仆。

    短短一月功夫,楊開名揚狂風領!

    不管是上位墨族,還是那些墨族領主,都對他有所關注,這么能打的墨徒他們可從未見過,墨族大多都上過戰場,能活著回來的都與人族的武者交手過,知道那些人族武者的實力,若每一個人族武者都如楊開這樣,那就太可怕了。

    甚至有領主級別的墨族主動找到怒焰,提出將楊開買走的意圖,開出來的價格也極有誠意。

    一般來說,六品實力的墨徒,在墨族當中價值上萬墨幣,但有不少領主都開出了兩萬乃至三萬的價格,怒焰雖有心動,最終還是拒絕了。

    一次性的買賣,總比不過長久的財源廣進,他還有更多的計劃等著實施,又怎么可能把楊開給賣了。

    不過一月之后的某一天,當怒焰再次帶著楊開前往賭斗場的時候,卻無人再來應戰了。

    這么多場戰斗下來,楊開無一敗績,每一次都是接連打上三場,每一次都好像要輸的樣子,但最終還是能獲勝。

    墨族也看出問題了,懷疑是不是怒焰在挖坑給他們跳,都在背地里咒罵怒焰陰險狡詐。

    既然贏不了,白白送錢的事誰愿意干?

    沒人應戰,怒焰也無可奈何,牛不喝水總不能強按頭,等了半晌只能將楊開召回,領著眾人離開了賭斗場。

    不過這一段時間的積累,確實讓怒焰收獲不小。

    他的資產原本不算多,如今卻足夠支撐他做一件重要的事。

    沉默地跟隨在怒焰身后,楊開隱約發現他的目標好像是那墨巢。這一段時間一直生活在狂風領,楊開也多次偷偷觀察過這墨巢。

    丁四說那是墨族誕生之地,是墨族重要的根基,而墨族的晉升也必須在墨巢之中進行,進入墨巢是需要花費墨幣的,購買天地球也要墨幣,所以墨幣才會顯得有價值。

    他對墨巢是極為在意的,以前沒機會靠近,只能遠遠觀望,如今倒是如愿以償。

    很快,一行眾人便隨著怒焰來到墨巢前。

    從遠處看,這墨巢就仿佛一個巨大的花苞,仿佛有自己的生命,呼吸吐納之間,濃郁的墨之力翻滾逸散。

    站在近前,才發現這墨巢確實巨大無匹,粗大的根莖與整個狂風領緊密相連,本身的存在似植非植,表面看起來又像是風干的肉干,透著一股極為邪惡的氣息。

    而那粗大的根莖,本身就是一條直往上去的通道,下方更有一道門戶,門戶旁,有領主級別的墨族鎮守。

    怒焰上前,恭恭敬敬地沖那墨族領主行禮,又遞上裝了一定數量墨幣的空間戒。

    那領主仔細查探了下,才微微頷首。

    怒焰回過頭來,在幾個墨徒之間看了看,伸手一點丙三和丁四:“你們兩個,跟我進去。”

    丙三和丁四齊齊應了一聲,緊隨怒焰而去。

    臨行之前,丁四沖楊開抱了抱拳:“保重!”

    楊開眉頭微皺,雖面露不解,卻還是回了一禮。

    很快,怒焰便領著丙三和丁四消失在楊開的視野中。

    楊開與乙二和戊五退到一旁,靜靜等候著。

    不時地有墨族領著自己的墨徒來此,繳納墨幣進入其中,而且每一個墨族,都會領著一兩個墨徒入內,如怒焰一樣。

    這一幕讓楊開隱隱有所猜測,卻不敢太肯定。

    忍了好一會,他才開口問道:“主人這是要晉升?”花費了墨幣進墨巢之中,明顯是要晉升的。

    許是因為楊開頗得怒焰看重,所以最近一段時間,幾個墨徒對他的態度都很不錯。

    聽到他問話,乙二頷首道:“不錯,這已經是第二次了。”

    楊開愕然:“墨族的晉升會失敗?”

    乙二道:“當然有可能失敗,若是每次都成功的話,主人早就是領主級別的了。只不過他們晉升失敗的話,需要承擔的后果并不嚴重,不像我們,品階越高,失敗的后果就越嚴重,甚至可能身隕道消,他們失敗的話,頂多也就是虛弱一陣子,早晚可以恢復過來。”

    楊開齜了齜牙,怒焰如今是相當于六品開天的上位墨族,若是晉升成功,那可就是領主級別的了。

    他倒也不是太懼怕一個領主級別的,但怒焰的實力越高,對他就越不利,自然不希望他能晉升成功。

    “主人把丙三和丁四帶進去做什么?”楊開不解問道。

    按道理來說,不管是人族的武者,還是墨族,晉升都是極為重要的事,需要專心致志,帶兩個墨徒又能干什么?護法嗎?這墨巢內應該不會有什么危險的。

    乙二默了默,解釋道:“如我等晉升需要積累力量,主人也需要。帶上他們是以防不時之需。”

    楊開臉色瞬間緊繃了起來。

    乙二雖然沒把話說的太明白,但楊開哪還聽不懂其中的意思?

    這明顯是把丙三和丁四當成了備用的能量來源,若是緊要關頭,怒焰或許可以吞噬他們的天地偉力,來促成自己的晉升。
30选5开奖时间